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White Christmas】03 Anomaly

创作时间:2015/11/25 – 2016/01/02

CP:夜伊(K)

 

阅读前请务必先戳 这里 ,谢谢_(:з」∠)_

全文链接:

 

2015/11/25為 夜伊 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理智崩潰的聲音②不要岔開話題③密碼

 

》》 03 Anomaly 反常

 

“黑助!!吾辈还是叫不醒小白!!”Neko焦躁地跑进厨房里。“小白昨天熬夜了,让他多睡一会儿吧。”狗朗拍了拍Neko的头,厨房手套上还有锅炉烘烤的热度。“那个圆滚滚墨镜男不是说大家下午要早点过去装饰酒吧吗?”Neko跟着狗朗走出了厨房,坐在暖桌前,“还有那个很高的可以拆礼物的什么老爷子树。”“圣诞树。”狗朗纠正道。“小白再不起床不就来不及了吗!”Neko无视了狗朗的纠正。“Neko,小白太累了,不要再吵他了。”狗朗倒是异常地心平气和,“你现在的任务是照顾安娜。”“可是吾辈想和小白说‘吾辈出门了喵!’”Neko委屈地对起了手指。“吃完饭我会试试能不能叫醒他,”狗朗无可奈何地回答,“现在先吃饭。”

在御柱塔的五王混战之后,街上的异能人士骚动则逐渐增多,Homra根本应付不过来。Scepter 4虽然运转正常,但伏见的失踪和宗像礼司的受伤还是多少影响了人心情绪,甚至出现过Scepter 4即将被解散的传言。那一战之后安娜也身心疲惫,有好几天闭门不出,Neko和小步便每天都自告奋勇去陪安娜。为了让大家都放松一下情绪,以便应对未来的不测,草薙出云决定平安夜那天晚上在酒吧里开个圣诞聚会。他向白银氏族发出了邀请,并以个人名义邀请了淡岛世理。

不知是不是因为昨晚的恶梦影响了睡眠质量,社难得地睡了个懒觉。等狗朗拾掇完回到卧室的时候,社依然在沉沉地睡着。Neko坐在暖桌边,用期待地眼神看着狗朗。

“你快去换身厚实的衣服,然后把外套穿上。”“吾辈——不喜欢穿衣服!”“那你是想出去冻成冰棍吗?”狗朗说着打开了窗户,刺骨的寒风刮进来,吹得Neko“嗖”地钻进了社的被子里。狗朗马上又关上了窗户,Neko不再争辩什么,跑进浴室套衣服去了。

“小白?”狗朗走到床边,试着叫了社一声。社的状态让狗朗觉得他是陷入了昏迷而不是深睡眠,狗朗马上伸手摸了摸社的额头和脸,体温偏低,他又把手伸进被子里,摸了摸社的手,冰凉冰凉的。“小白,醒醒!”狗朗马上坐下来,双手捧着社苍白的脸,“没事吧,小白?!”过了几秒,仿佛是从冰天雪地走进暖房一般,社的脸慢慢泛起了红晕,狗朗赶紧晃了晃他。“喂,小白?!”

“……诶?”社终于醒了过来。他抬手揉了揉眼睛,然后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小白你没事吧?!”狗朗一把抓住社的手——比方才要温暖了不少。“……是小黑啊。”社迟钝的反应像是刚刚从昏迷中恢复意识。“你……该不会是灵魂出窍了吧?!”看见他醒过来,狗朗终于松了口气。“灵魂……出窍?”社莫名其妙地反问道。但狗朗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如释重负地笑着。“我好像睡了好久。”社想报以一个微笑,但他却突然想不起该如何做出微笑的表情来。“是很久,我们都吃完早餐了。”狗朗回答道,“快点准备起床吧。”“啊,抱歉,不小心偷懒了。”社说着准备起来,“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呜啊!”

句末的几个字还没从社嘴里出来,就被Neko的一声“小白醒了吗?!”生生掐断了。随着银铃般的声音而来的是Neko的一记重压。她冲出浴室飞扑到狗朗的身上——然后就勾着狗朗的脖子趴在他背上了。狗朗在被扑倒的瞬间勉强反应过来,把右前臂抵在了床上。手肘重重地撞到了床铺,但好歹避免了两个人直接压到社身上的结局——然而没来得及松开的左手还是把社的右手扣在了枕头上。两个人的额头几乎贴到了一起,就这么维持着一个床咚的姿势动弹不得。社用了三秒了解到现状,然后脸“唰”地红了。“小……小黑……”他想起了头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话都结巴起来。“蠢猫,你再不起来小白就要被压扁了!”狗朗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也是红的。

“诶,黑助你的手怎么了?”Neko的关注点完全不在他们俩身上。她注意到狗朗的右手拇指上包了个创可贴,有社的自画像的那种。“烫伤了而已,没什么大碍。”狗朗没法告诉Neko手指头是昨天摸黑精准地捏住社的下巴时被反应过度的社咬伤的,“对了,明天的圣诞节晚餐你们想吃什么?”“吾辈想吃火锅!冷冷的天气就要吃火锅!”这是一个自带碾压感的回答。“你呢,小白?”狗朗看着社,社却不敢直视狗朗的双眼,微微偏过头去。他能感觉到狗朗温暖的吐息吹到了自己的颈窝上。“那……那就吃火锅吧。”社强迫自己保持镇静,“我和小黑会准备好的,Neko你在晚饭之前回来就行。”他说着把左臂从狗朗的肩膀边伸出去,摸了摸Neko的头,“安娜就拜托你了。”“包在吾辈身上!吾辈——超值得信赖!”Neko说完就跳了下来,兴高采烈地出门了。

如释重负的狗朗松开手坐起来,社默默地转过身,面朝着墙平复心跳——他们已经有一年没有这么贴近地看着对方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银之王”这个身份,社和狗朗都在有意识地保持一些距离,社希望自己的独当一面能让狗朗和Neko免于无妄之灾,狗朗则不自觉地把社视为君主而非朋友。

“Neko那家伙,比上次在天台拽倒我们的时候更重了。”

“小黑每天都给我们做‘妈妈特制的美味料理’,不胖才怪啦。”

“伊佐那社,你小子的舌头还没吸取教训吗?!”

恼羞成怒的狗朗再次床咚了社。社没有像昨晚那样做出过于激烈的反应,他只是饶有兴味地看着狗朗,试图理清黑色的眸子里的每一丝每一缕思绪。

“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捉弄小黑了,感觉真好。”

“你也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笑得阳光灿烂了,小白。”

“是呢……有太多让人笑不出来的事情。”

“那就一起解决掉这些杂事,然后和以前一样开开心心地过日子吧。”

“真不像是小黑你会说的话。”

“现在你的表现也不像‘伊佐那社’。”

“咦?”社惊讶地看着狗朗。

“赶紧起床吧,我去热早餐。”狗朗却没有解释。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