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White Christmas】05 Reincarnation

创作时间:2015/11/25 – 2016/01/02

CP:夜伊(K)

 

阅读前请务必先戳 这里 ,谢谢_(:з」∠)_

全文链接:

 

2015/11/25為 夜伊 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理智崩潰的聲音②不要岔開話題③密碼

 

》》05 Reincarnation 转世、再生、化身、轮回

 

社苏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没有了冬日北风的呼啸和冰冷。他记得这种感觉,他被无色之王夺去身体时的那种感觉,视野猝然变得漆黑,地面突然崩塌,自己被谁捉住脚踝拉入了无尽的深渊里——这大概就是狗朗说的灵魂出窍的感觉吧。然而他清晰地听到了自己被某个人或者某种力量拖进这片黑暗时狗朗呼喊自己的声音。

——小白。

——小白你没事吧。

——伊佐那社。

——阿迪?

——威兹曼?

有谁的声音混进来了?社茫然地看着眼前的黑暗,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

“啊啦,还真是你呀,阿迪。”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声音,温柔的姐姐的声音。克劳迪娅·威兹曼在他身旁蹲下来,伸手摸着他的额头,“怎么躺在地上?发烧了吗?”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威兹曼?”也是他所熟悉的声音,阔别数十年的年轻的中尉的声音。国常路大觉出现在克劳迪娅身后,军帽和佩剑还抓在手里。

“是姐姐啊……”社挣扎着坐起来,却赫然看见了身下破碎的德累斯顿石板。他估摸着这或许是石板最后的时刻,开始明白自己现在可能的处境。他抬头看了看克劳迪娅,又看了看国常路大觉,然后低下头,苦笑着自言自语起来。

“有点突然啊……因为不是自己的身体么。”

还真是……不甘心啊。

“你在说什么呢,阿迪?”克劳迪娅看着弟弟神经兮兮的样子,不由得担心起来,“有没有受伤?能站起来吗?”“我没事啦,姐姐。”社勉强挤出一个笑脸,“不过得有劳中尉拉我一把了。”国常路大觉什么也没说,和克劳迪娅一起伸手拉他起来。社注意到自己现在依然是伊佐那社——而不是阿道夫·K·威兹曼——的身体,红伞不知掉在了哪里。

“对不起呢,中尉,把你的伞弄丢了。”社挠挠头,试图说点什么缓解一下姐姐的担忧,“姐姐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你这种不正经的脾气就算换了身体也没变!”克劳迪娅伸手在社的背上拧了一下,社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国常路中尉都跟我说了,‘王权者’的事情,‘伊佐那社’的事情,‘白银氏族’的事情。”克劳迪娅松了手,摸了摸社的头,“虽然样子像是变成了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但是气质却变得成熟了不少嘛。”

“你高估他了,威兹曼小姐。”国常路大觉忍不住插话道,“这家伙好歹也九十高寿了。”

“是啊,我也是芳龄九十二的老太太啦,中尉。”克劳迪娅接着说道。

“啊,不,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国常路大觉急忙解释起来。

社被他们的调笑逗乐了,但是一想到这里已然不是生者所在之地,一股落寞之感又涌上心头。不觉间,视线已经落在了别处。轻松的戏谑停了下来,克劳迪娅本想借着玩笑让弟弟打起精神来,没想到弟弟的表情却从强颜欢笑变成了泫然泪下。她看了看弟弟,又抬头看了看国常路大觉,一向古板沉稳的中尉也是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三个人站在那里,相顾无言。

 

在一阵冗长的沉默之后,国常路大觉终于决定说些什么来打破沉寂。

“你完全没想过现在这个结局吗,威兹曼?”

“虽然想过……但好像跟预想的不太一样啊。”社无奈地自嘲起来,“连告别都没有就撒手人寰,我确实是个失格的‘王’啊。”

“你不打算试着挽救一下现况么。”国常路大觉似乎早就料到了他的回答。

“如果这就是石板给我的、我必须要付出的代价,那我也就只有认命了不是吗。”

“你又要逃避吗,威兹曼?!”

“和姐姐、和中尉一起吃着饭团和酱菜庆祝圣诞节也是很开心的事情啦……”

社试图平静地把话说出来,可是话刚脱口,他就哽咽了。

“但现在陪你过节的不是我们哦。”克劳迪娅温柔地回答,“你既然向自己的‘氏族’作出保证了,就应该好好兑现承诺不是么。”

“姐姐,我……”

“你答应了和小姑娘吃火锅的吧?”克劳迪娅揽过弟弟的肩膀,“你还说要和小伙子一起下厨的吧?你不履行诺言的话,那位三轮一言先生会很苦恼的。”

“三轮……一言大人?”

“你还想让夜刀神给你做个……手机链……来着。”国常路大觉有些羞涩地补充道。

“没办法了。”社叹了口气,“无论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都没有归途了吧。”

“阿迪,这里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哦。”克劳迪娅纠正道,“还有所牵挂的话,就回家好好享受人生吧。”

“你说过不再逃避的,所以快点回去想办法挽救一下事态吧。”国常路大觉指着社身后说,“你的人要遭殃了。”

社转身朝着国常路大觉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有一片黑暗。没等来得及回头问问中尉这是怎么回事,社就感觉到两只温柔的手在他的双肩上轻轻地推了一下。就像是在失重的环境里漂浮着,然后被推了一把一样,社感觉到自己飘了出去。

黑暗向自己涌来,紧接着是冬日的气流滑过脸颊时冰冷的触感。

而后,狗朗的声音穿破黑暗而来。

——“小白——!!!”

 

彷如梦中惊醒,社猛地睁开了眼睛。

“小黑,我怎么了……?”

他发觉自己现在正躺在狗朗怀里,狗朗则右膝着地跪在冰冷的桥面上,脸上的惊恐和担忧一目了然。

“小白你没事吧?”狗朗几乎是用力吼着发出的声音,“你知道你这样发着银光倒下去有多吓人吗?!”

可是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了一句让他更为毛骨悚然的话。

“小黑,我第一次觉得,达摩克利斯之剑离我好近啊……”

狗朗抬起头,银白色的王剑果然悬在比以往更低的地方,毫发无损,剑上宝石闪着熠熠的光彩。但是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来的——那把剑正在缓缓下坠。

“如果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的话……你会杀了我吗,小黑?”

社的提问像一把匕首扎进狗朗的心口。在石板被夺之后他就一直在担心社的状态,并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愧疚和不甘。在寻找社的时候,他也曾想到过自己可能要面对弑君的结局,但是没想到这个抉择来得如此突然。社温柔释然地笑容占据了他全部的视线,刀握在手里,却怎么也拔不出来。

“你不是‘不死之王’吗?”狗朗反问。“讽刺的是,‘不死之王’现在要面对死亡了啊。”社说着又嘿嘿笑了几声。“即使知道你不会被我杀死,我也下不了手,小白。”狗朗坦率地表达了自己的纠结和痛苦,“但是,如果非那样做不可的话,我还是会……”“我不能逼小黑做这么痛苦的选择,”社的笑容里透着坚毅和倔强,“我是拥有‘不变’之力的‘王’,不会让事态演变到无法挽回的。”

他说着伸出手,摆出准备接住逐渐落下的剑的姿势。狗朗顺着社的眼神向上看去,白银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却在这个瞬间突然下坠,然后在离他们数十米的高处散若万千流萤。银白色的光点先是飞上天空,然后与白雪一起翩然而下,聚拢在社的掌心,融入了他的身体里。白银的圣域解除了,社身上银白的光芒也褪去了。只剩下纷纷扬扬的雪花落在了他们的身上。

“下雪了啊,小黑。”社感觉到雪花落在掌中融为水滴,“是我赢了。”

“是啊,真是败给你了。”狗朗感觉到温热的泪水挤出了眼眶。

“那么,晚安……”社的手无力地落下来,落在了狗朗的掌中。

“……小白?!”

“圣诞快乐,小黑……”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