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White Christmas】Extra 01: Mistletoe

创作时间:2015/11/25 – 2016/01/02

CP:夜伊(K)

 

阅读前请务必先戳 这里 ,谢谢_(:з」∠)_

全文链接:

有一句不知为毛就是发不上来,只好改了一下语序,意思没变,你们应该发现不了_(:з」∠)_

河蟹词是“知道”,我勒个去(╯°□°)╯︵ ┻━┻ 


2015-12-16 為 夜伊 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錯失良機②好丟人,可是,喜歡③這是誤會聽我解釋啊


》》Extra: Mistletoe 槲寄生

 

“小白小白!那棵树上长了好大一团草诶!”Neko一手扯着社的衣袖,一手指着某棵路树,“长得跟球一样!”“这里居然也能看到槲寄生啊!”社顺着Neko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就是传说中站在那下面就不能拒绝亲吻的槲寄生吗?”菊理说着跑上前去,凑到树下张望着,“长得有点奇怪呢。”“菊理你说什么?站在那下面就一定要被亲亲吗?”Neko放开了社,跑到菊理身边。

“小吾辈不知道吗?”

“吾辈——第一次见这种草!”

“确实是有这么个说法,”社缓步跟了上来,“圣诞夜的时候,站在槲寄生下面的女孩子不能拒绝亲吻。”他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白君想起什么好玩的事情了吗?”

“吾辈要听好玩的事情!”

“以前在德国的时候,有一年和姐姐一起捉弄了一位严肃的友人。我们故意把他拉到槲寄生下面,然后跟他说‘槲寄生下面不能拒绝亲吻,请接受我们的吻吧’,把他吓得够呛。”社说着,脑海中又浮现起那时中尉面红耳赤手忙脚乱的样子来。

“最后你们该不会真的亲了那位朋友吧?”菊理说着笑出了声。

“当然没有,但是他当时都吓坏了。”社说着又笑了起来。

“那就是说,如果吾辈把小白和黑助拉到这个草下面,你们就必须给吾辈亲一口对吧!”Neko完全没有注意到社之前说过的话。“当然不……等等,Neko你干什么?!”社话还没说完,Neko就已经身手敏捷地窜到了树上,全然不顾自己穿着短裙。“吾辈要把这个草丛带回家!”她欢呼着爬向长了槲寄生的枝头。“小吾辈还是这么活泼呢!”菊理倒是完全不担心Neko。“她一直都这么精神饱满,也是谢天谢地。”社无奈地看着Neko,自顾自地感慨了一句。“小白君和小黑君也要打起精神来嘛。”菊理鼓励道,“一直这么消沉可不行。”“谢谢你,菊理。”社对菊理的好意报以一个微笑。

“小白!!”Neko在树上喊道,“这东西黏糊糊的,像纳豆!!”社抬头一看,不禁被吓了一跳。Neko与其说是在折槲寄生,不如说是在蹂躏那株可怜的寄生植物和它悲催的宿主,沾上了黏性浆果汁液的叶子糊在了她的头发和衣服上——但她似乎玩得很开心。“果子有毒,吃了会肚子痛的!”社看见她对浆果产生了兴趣,马上提醒道。“吾辈不吃!”树上的Neko喊道。“过圣诞节的话折一枝就可以了,快下来!”社冲她招了招手。“好的,吾辈折一枝就下去!”不知是不是因为出门前闯了祸,今天的Neko意外地听话,她折了自己所能折断的最大的一枝之后就三下两下地回到了地面上。

“这个什么什么草——小白帮吾辈拿回家!”不等社反应过来,Neko就带着一身叶子和浆果扑到了社身上,还亲昵地蹭了几下,“吾辈会买装饰品回来的!”“呜哇!Neko快住手!”社感觉到Neko手里的槲寄生剐过自己的后背,然后在自己后脑勺的头发上擦来蹭去,更糟糕的是有些叶片和浆果滚到了衬衫里面。

——这身衣服大概得送去干洗了。

“小白——满身的什么什么草!”Neko彻底无视了社苦笑的表情。“小吾辈,再不出发商店就关门了哦。”菊理看着社烦恼的样子,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手。“不行!!”Neko马上就撒手了,“吾辈还要给安娜挑最漂亮的红色包装纸!!”“所以我们马上出发吧!”“噢!”女孩子们兴奋地击了一下掌。

“抱歉,菊理,Neko就麻烦你了。”社抱歉地看着菊理,“我得回去处理一下衣服。”“放心交给我吧!”菊理做了一个“包在我身上”的动作。

 

“我回来了,小黑!”

锁门、脱鞋和扔东西的声音……小白吗?

狗朗心想着,转身准备回话。然而还没等他开口,浴室的门就被推开了,然后水汽缭绕里冲出一只小白,直接栽到了他身上。

“呀!”狗朗被社吓了一跳。“诶?!”社根本没料到浴室里充斥着水雾和沐浴液的香气,他前一秒意识到自己踩到了水,后一秒就感觉到自己撞到了人。“当心!”狗朗被社撞得退了两步,但他顾不上自己满身都是泡沫,下意识地拦腰一把搂住社,免得他滑倒。

“呜哇,小黑?!”社在狗朗怀里反应了几秒,然后猛地挣脱了。“你顶着一头槲寄生闯进浴室里来是想干什么?”水汽朦胧里的社糊了一脸的泡沫,狗朗忍不住伸手帮他擦了起来。“是Neko弄的!不是,我不知道浴室里有人!”社说着也手忙脚乱地开始拍掉头发上的泡沫。“Neko不是和菊理去买包装纸了吗?”狗朗停下来,皱着眉头看着他。“我送她们到校道边,结果Neko看到了树上的槲寄生,然后就变成这样了。”社一边说一边抖落身上的叶片,这时他才突然注意到自己闯进来的时候狗朗正在洗澡。“对不起,小黑!”他感觉到自己的脸变得滚烫起来,“你继续洗吧,我出去弄!”

社说着转身撒腿就想跑,却被狗朗拎住了衣领。

“你出去弄我还得把房间再打扫一次,在这弄干净吧。”

社想起来,出门前他和狗朗才刚刚把被Neko搞得一团糟的房间清理干净。这两天安娜被小步拉回家了,Neko嚷嚷着要乘机自己动手给安娜做礼物,于是熬了个通宵,社和狗朗一觉醒来发现Neko睡在书桌上,房间里到处都是废纸碎屑,内心简直是崩溃的。

“我弄完会打扫的。”社背对着狗朗回答道。

“你衣服都弄湿了,出去会着凉的。”狗朗没有松手,而是开始帮他拣掉头发上的浆果。

“可是小黑你……”

话还没说完,社就被狗朗捉着肩膀扳回身。

“我等一下再继续洗也无所谓,你身上的浆果比较麻烦。”

“不,那个,我是说……小黑你现在光着膀子……”

社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狗朗停下手看着他,发觉他的脸已经快红透了,整个人一副准备用目光凿穿墙壁的僵滞模样。

“我不习惯……”社还补了一句。

“大家都是男人你到底在介意什么啊!”狗朗一把抓过旁边的毛巾将下身围了起来,“快把衣服脱掉!”“诶诶诶?!”社顿时慌乱起来,“大白天的,小黑你要干什么?!”“你究竟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狗朗气急了,“你不把外套脱了我怎么帮你把衬衫弄干净?!”

最终社还是听话地脱掉了外套,狗朗让他把外套上的叶片和浆果拣干净,自己则帮他处理衬衫上的。但是当狗朗要他把衬衫脱下来的时候,他就死活不干了。

“身上的洗掉就行。”社态度很坚决。“先把头发洗干净吧。”狗朗把洗发水递给了他。“小黑你先洗完吧。”社把洗发水放一边,准备出去。“你想带着一身水出去吗?”狗朗淡定地问道,“我们打扫了多久你还记得吧?”“……那我在旁边洗头吧。”狗朗察觉到社脸上为难的神色。“小白你不习惯和别人一起洗澡吧。”他说着背过身去,“我很快就洗完,你先洗头吧。”“啊,不,你不用这么着急啊。”社下意识拉住了狗朗,但马上又放开了手。“怎么?”狗朗回头看着他。“我想先适应一下……”社吞吞吐吐地回答道,“要不然……以后没法和你们一起去泡温泉了。”“这是你的真实想法吗?”狗朗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疑惑,“还是说你是在担心我的感受?”“都……有吧……”社犹疑地回答道。“我知道了。”狗朗点点头,“你先去把要干洗的衣服脱下来放到门外的洗衣篮里吧。”

社放好衣服换了睡裤拿着毛巾回来的时候,狗朗不由分说地把他拖到花洒下面,打开了水阀。“小黑!!”社发出一声抗议。狗朗不知是在回答他,还是觉得可以了,“嗯”了一声,然后把水阀关掉了。“小黑你在干什么!”社像只小猫一样甩了甩头,用手里被打湿的毛巾擦掉了脸上的水,“我差点就呛水了!”“你有什么烦心的事就趁现在发泄出来。”狗朗心平气和地捧起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你从回来之后,眉头就再也没舒展过了。”“小黑你没资格说我吧。”社伸手点了一下狗朗的眉心。“因为不能为你解忧,所以我也变成了你这样。”狗朗放开了他,拿起洗发水倒了一些在手心里,打起泡沫,然后揉进了社银白的头发里。“诶?”社讶然地看着狗朗做完这一串动作。“头发里沾了浆果的汁液,你自己是洗不干净的。”狗朗解释道,“我帮你把头发洗干净,然后你自己洗吧。”“……谢谢。”社小声地回答道。“不要这么客气。”狗朗没有看他的脸,但感觉到社紧绷的情绪开始慢慢放松了,“你好好适应一下,泡温泉可是一池子人。”

接下来两人便一直无话,直到狗朗帮社把头发洗干净。

“你出去之前先把头发吹干吧。”狗朗一边帮社擦干头发,一边提醒道。“小黑你以前经常帮人洗头吗?”

社的声音从毛巾下传出来。“以前会帮村里的小孩子洗,”狗朗停下了擦头发的动作,“怎么了?”“你真的很擅长照顾人啊。”社笑眯眯地看着他,“这是夸奖。”“因为像你这样需要别人操心的家伙太多了,不得不学习。”社的心情愉快了很多,狗朗开始调侃起他来。“这话说得我心里过意不去啊,小黑。”自己需要别人照顾这一点,社倒是不否认。“所以你是打算做点什么事情好让自己心安吗?”狗朗兴会淋漓地看着他。“照顾小黑什么的我可做不来。”社摇了摇头,头上的毛巾也跟着晃了晃,“有什么事是我能为你做的吗?”“如果有的话你愿意做吗?”狗朗反问道。“我也希望能给你们帮上忙啊。”社露出了率真的笑容,但这个笑容马上又被失落的苦笑取代了,“可惜我连做饭都会搞砸……”“这个是可以习得的技能。”狗朗回答道,“但肯定会有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比如说?”社抬起头直视着狗朗的眼睛。

社的表情让狗朗鬼使神差地举起手,隔着毛巾捧住了他的脸。

“小黑,你想……干什么?”社莫名其妙地看着狗朗凑过来脸的。

“没人告诉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吗,小白?”狗朗至今都没想明白这句话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

也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魔力,社居然顺从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绵长温柔的吻落到了他的唇上。

短短的十几秒的亲吻对他们来说仿佛缱绻了数小时一般,以致于他们在离开对方的嘴唇时感觉到窒息和心动过速。两个人愣愣地对视着,把对方潮红的脸收纳眼底。

“小白,我……”过了好一阵子狗朗才找回说话的方式,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的……初吻……”社翕动着嘴唇,勉强说出几个字之后就只有发愣的份了。

狗朗很干脆地再吻了他一次。

“小黑——?!!”这一次社似乎是被吻醒了,他抓住狗朗的手大叫了一声。“我在的,小白!”狗朗用几乎相同的音量回答了他,然后一把将他搂在了怀里。社头上的毛巾掉到了地上,沐浴液残留在狗朗皮肤上的香气飘进了社的鼻腔里,他终于确定所有这一切都是真的。“小黑你……我们……”他局促得语无伦次起来。“是,我们刚刚交换了初吻和第二个吻。”狗朗压下其他所有情绪,从容且肯定地答复了他。“明明没有槲寄生了啊……”社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吻你需要这种借口吗,小白?”狗朗的话语和着温暖的吐息传进他的耳中,“或者说,你接受我的吻需要这种借口吗?”“确实……不需要呢。”社说着轻轻地笑了几声,“如果小黑说的‘事情’是吻的话……我还是很乐意的。”

社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情,这让狗朗感到意外。

“说不定以后还会有别的事情。”他说。

“那就以后再说吧。”

“也对。”

狗朗说着放开了他,社疑惑地看着狗朗。

“赶紧先洗澡吧。”

“……你洗完了?”

“你希望我陪你再洗一次吗?”

“听起来很危险啊……痛!”

回答社的是狗朗在他脸上的一捏。

 

社舒服地洗完澡吹完头出来的时候,衣服和槲寄生都已经收好,狗朗则躺在榻榻米上睡着了。他是和衣而睡的,社猜想他大概只是小憩一下。

“终于有一次是我看着小黑入睡了。”社把椅子上的披肩拿过来给狗朗盖上,然后在他身边坐下来。看着狗朗毫无防备的睡脸,社回想起了他看护自己入梦的时光,感叹原来看着喜欢的人安稳地睡着是一件这么有成就感的事情。

“我居然也用了‘喜欢’这个词啊。”他暗自感慨道。

“小黑大概会趁这个时间做点别的什么吧。”一个小心思闪过脑海,他蹑手蹑脚地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功能,关掉快门声和闪光灯,调好亮度,打开连拍功能,对焦。

“抱歉啦,小黑。”

我喜欢你安稳睡着的样子。

 

顺说,槲寄生最后被Neko挂到了社的床头。虽然社担心睡觉的时候它会掉下来砸到脸上,但狗朗却意外地没有反对Neko的意见。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