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浮生半日闲·上

创作时间:2016/01/05 - 2016/01/07

CP:夜伊(K)


如有脱线·逗比·恶意卖萌·OOC之处请见谅_(:з」∠)_

狗哥生快 (๑•̀ㅂ•́)و✧


》》Side: Black

 

夜刀神狗朗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房间里寂然无声。

社的睡衣随意地摊在了床上,拖鞋踢在了床边,手机扔在了床头,看上去人应该还在屋里,但狗朗进进出出找了几次都没有发现他的身影。“是不是带Neko出去了?”狗朗一边想着一边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就在这时候,床上传来一些细碎的声响,以及一声响亮的:

——“喵!!”

“嗯?!”狗朗一愣,抬头看了看四周。他很确定这不是Neko的叫声,也很确定Neko现在不在屋里。

——“喵呜?!”

又是一声猫叫。狗朗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在枕头上发现了声音的源头:一只白色的长毛猫。这只白色的毛团正兴奋地冲着他喵喵叫,似乎是要引起他的注意。

“那两个家伙不会是捡了只猫回来准备养,所以出去买东西了吧?!”吃饭的嘴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又多了一张,狗朗感觉有些头痛。但是猫咪依然在冲着他喵呜喵呜叫,似乎完全没有在意狗朗身上散发出的不太友善的气息。见狗朗不搭理自己,猫咪便翻身从枕头上下来,挪到了床沿上,圆睁着金色的眼睛看着狗朗,努力吸引他的注意力。

它成功了。

狗朗走过去把它举起来,观察着这个不速之客。

“说起来,你和我家那位有点像呢。”

“喵!”

“而且,你需要梳毛了啊。”

“喵喵!”

狗朗把它抱起,在书桌抽屉里翻了把闲置的梳子出来,然后坐在矮脚桌前替它梳起毛来。猫咪一开始似乎很抵触,身子僵硬地弓了起来,还用爪子推开或拍打梳子。狗朗不得不数次停下来,并最终用气场驯服了它。虽然猫咪表现出了害怕,但并没有跑开或是攻击自己,而是乖乖地让自己给它梳毛,这让狗朗对这只陌生生物的好感度增加了不少。

“枕头和床上估计都是猫毛了,”他看着不断掉到自己身上的白色毛发,心里有些恼怒,“等他们回来还得跟他们说一声:‘猫咪不准上床’。”猫咪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突然跳了起来,开始了又一轮的喵呜喵呜。狗朗没有养过猫,这是除了Neko之外他见到的第一只话唠猫,看着它在怀里各种抗议撒泼,狗朗还真有点不知所措。“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他瞪着猫咪问道,猫咪咕噜着回瞪着他。一人一猫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狗朗作出了让步:“好好梳毛每天洗澡的话就允许你上床,这样可以了吧。”“喵!”猫咪大声地回应了他。其实狗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跟一只猫如此认真较劲。但是看见猫咪在自己怀里放松地瘫倒下来听话地任由他梳毛,他也觉得接纳这只猫咪未尝不可——虽然这意味着他们需要买猫砂、猫厕所、水盆、食盆、猫玩具、猫草、猫粮、猫沐浴液等等各种额外用品。

梳完毛之后狗朗便把猫咪放到了地上,然后开始收拾床铺。虽然床铺上的猫毛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多,但是他想到社和Neko应该也没给这只猫洗过澡,所以决定把枕套被罩社的睡衣连同自己这身衣服一起扔去洗了。从洗衣房回来之后,狗朗发现猫咪跳到了料理台上,正盯着午饭的食材出神。

“他们没喂过你吗?”

“喵……”

居然会应话,这猫是有多聪明?!狗朗心想。

“我先给你弄点吃的吧。”狗朗说着便拿出了砧板。回来的路上他接了个电话,Neko借菊理的手机打的——社的手机还在床头——说是他们几个人晚饭之后才回来。电话那头非常嘈杂,狗朗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去哪里买猫咪用品,电话就被挂断了。猫粮是肯定指望不上了,狗朗庆幸自己今天买了鸡肉回来,可以焯一些给它垫垫肚子。上次买了备用的碟子和碗,不愁没有餐具。洗澡可以暂时用清水,但是……

“你这家伙上厕所的问题该怎么解决?”

狗朗回头看着猫咪,然后从猫咪眼里看见了……鄙夷的目光。猫咪“噌”地跳下了料理台,径直地走进了厕所,在马桶边蹲坐下来。

“喵!”——似乎是在说“我还知道这东西可以冲水”。

“你其实是谁家走丢的猫吧……”这只猫咪如此鬼精的理由,狗朗只想到这个,“看来下午要给你贴个寻主启示了。”

“喵嗷呜!!”猫咪发出了抗议地叫声,然后从狗朗脚边窜了出去,跳回了料理台上。

“脾气也太大了吧,你的主人是有多娇惯你?”狗朗把炸毛的猫咪抱了出去,放到窗前有阳光的地方,“在这等着。”

 

猫咪的脾气没有持续很久,当狗朗端着一小碗鸡肉出来的时候,猫咪立马就凑到了他身边。不过猫咪似乎对鸡肉不感兴趣,它的眼睛盯着狗朗给自己煮的那碗面。

“猫不能吃人的食物。”狗朗把鸡肉放在了地上,并把伸到自己碗边的白色爪子拍开,“这些调味品会让你肾衰竭的。”这些知识是狗朗从三轮一言那里听说的,他自己倒是没有去查证过。他的话很管用,猫咪悻悻地跳下了矮脚桌,吃起了给它准备的鸡肉。

午饭后狗朗拿起了书,还没开始读,白色的毛球就钻进了他怀里。猫咪看了一眼书本,然后就冲着他喵喵地叫了起来。“你是想找人玩吗?”狗朗无奈地放下了书,“这里没有可以给你玩耍的东西啊。”猫咪却似乎对玩耍不感兴趣,而是在狗朗身上蹭了几下,这个举动让狗朗想起Neko以前粘着社的样子。“看来你是自来熟啊。”他叹了口气。猫咪抬起头,金色的眼睛看着狗朗,狗朗想起以前村里小孩子逗猫的场景,便把头凑过去。果不其然,猫咪蹭了他一下,一个迟来的问候。“难怪他们要带你回来,你这家伙完全不认生啊。”狗朗摸着猫咪的头,感觉到猫咪在蹭自己的掌心,“不过还是要给你找找主人。”他感觉到猫咪停下了蹭的动作。“你没有戴猫牌,难道真的是野猫吗?”嗯,猫咪在他小指上轻轻地咬了一下。“你这家伙……该不会也是一个‘权外者’吧?!”他在猫咪挠他之前抽走了手。

狗朗想了想,感觉这只猫只是单纯地粘人和比一般的猫咪通人性,并没有其他奇怪的地方。他把猫咪抱起来,观察了一下,然后又翻过来揉了揉肚子。

“公猫,没绝育,看来应该是野猫。”

手里的猫咪愤怒地蹿了起来,把他的额头当成跳板狠狠地蹬了一下,轻巧地蹦到了床上。

“你这家伙!没洗澡不准上床!”狗朗赶忙起身追过去。

“喵嗷呜——!”猫咪示威般地拉长声音叫了一声。

狗朗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猫毛了,直接爬到了床上,猫咪灵巧地躲开了他的手,跑到了床尾。狗朗没有太多的捕捉猫咪的经验,此刻他是把这只猫当成Neko来看待的。他估算着这只猫会向哪个方向逃窜,但万万没想到猫咪直接扑到了他身上。他以为猫咪想扑向他的脸,于是想躲开,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在床上,一下子滑倒在叠好的被子上。猫咪满足地立在狗朗胸口看着他,踩了几下之后就团成毛球趴下了。

“你这家伙,快下来!”狗朗伸手戳了几下白色的毛球,“要睡觉的话我给你找个垫子。”

猫咪没有搭理他,而是舒服地打起了呼噜。

 

狗朗醒来的时候,薄暮已经从窗口爬进了房间里。

“糟糕!”胸口毛球的重量已经消失了,但是因为一直保持一个睡姿,身子有些酸痛僵硬,狗朗顾不上这些,费力地爬了起来,“都怪那只猫,被它搞得我也昏昏欲睡了。”他甩了甩头,四顾寻找那只白猫,但哪儿也找不到它。狗朗起身准备查看一下它会不会躲在柜桶箱包里,却意外发现饭已经蒸好了。

“小黑你醒了?”社从厨房里探出头来,“我看你很累了,就自己学着做饭了。”“你回来了,小白?”狗朗一边把头发松开又扎好,一边朝厨房看去,“那只猫呢?”“Neko?她不是说晚饭之后才回来吗?”社专注于手头的食材,没有回头看他。“那只长毛的白猫,你没看见它?”狗朗找了一圈,终于在社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围裙,“你和Neko不是一起出去的吗?”“Neko和菊理他们出去了,”社见狗朗过来,便放下了菜刀,“那只白猫我刚刚开门的时候跑掉了。”“不是你们捡回来的猫吗?”狗朗惊愕地看着他。“我们出门的时候没有看见过猫啊。”社摇了摇头。“还真是一只任性的猫啊。”狗朗无奈地回答道。

“看来小黑很喜欢那只猫啊。”社说着窃笑起来。“……不讨厌它,虽然有点麻烦。”狗朗回答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你今天去哪里了?”“啊,这个嘛……”社略有所思地看了狗朗一眼,“忙里偷闲去了。”“什么?”狗朗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好了,小黑离开厨房,今天我负责做饭!”社说着推了狗朗一下。“你把胡萝卜切成这样是想做花雕吗?”狗朗瞟了砧板上的碎块一眼。

“好吧,小黑留下来指导……但必须是我做饭!”

“那得什么时候才有得吃啊!”

“这是命令!小黑指导我做饭!”

“不要在这种奇怪的事情上下命令!”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