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Monochrome】01 Nemesis

创作时间:2016/01/29 - ?

CP:夜伊(K)


在LOFTER多屯两章再发微博吧,有修改会说明_(:з」∠)_

我放弃了,我还是习惯同步更_(:з」∠)_【滚

本文有些慢热,请坚持完前四章,谢谢_(:з」∠)_

切记!!发现房子被入侵了一定不要进屋,要报警!!遇到坏人一定要有多远跑多远,不要缠斗!!高跟鞋跺脚趾比断子绝孙腿好使!!

本篇的连载地址 戳这里

标题简单粗暴请不要介意╮(╯_╰)╭

如有文渣·文艺逗比·OOC之处请见谅_(:з」∠)_

标题释义见文末,名词翻译错误之处请务必指出=L=

 

》》Ⅰ Nemesis “复仇女神”星

 

01

伊佐那社从没想过自己居然可以一击撂倒一个手持武器的专业人士。

 

02

对伊佐那社来说,今天本应是平凡的一天。

今天的实习任务已经完成了,但是姐姐伊佐那麻里还要留在七釜户的实验室加班,就读于苇中学园的表妹雨乃雅日是住宿生,只在周末过来和他们住,所以今天的晚饭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吃了。社和姐姐住在15楼最东边的小公寓里。他不喜欢电梯,今天也和往常一样拿着打包回来的熟食,一边爬楼梯,一边盘算着蒸饭的那十几分钟里自己该做些什么来打发一下时间。

跟温柔随和的姐姐不同,社跟家人之外的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他和谁都不亲近,但如果需要帮忙,他总是乐意伸出援手。唯一的例外就是实验室的所有者国常路大觉。伊佐那姐弟和这个严肃死板的年轻人关系很好,好到不时会互相捉弄的那种,社现在不离手的那把红色雨伞就是国常路大觉数年前送给他的。这三个个性迥异的家伙为什么能相处得如此融洽一直是实验室的一个未解之谜。

社哼着小调优哉游哉地回到家里,锁好门,把饭蒸上,将熟食装盘端到客厅的矮脚桌上——然后在桌上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胸针。银灰底色,黑色描边,中间是银白色的双头鹰,还有一行德文印在上面。

“姐姐没收好吗?”他自言自语着走进姐姐房间,打开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却发现一模一样的另外两枚胸针好好地躺在那里。“难道是我自己忘了收好它吗?”他疑惑地走到了屋子另一边的自己的房间里,却发现自己抽屉里的那一枚也好好地呆在原处。

社这才感觉到不对劲,似乎家里有他以外的人。

他紧了紧握着伞的手,攥着那枚多出来的胸针准备离开。

但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他刚一转身就看见卧室门外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凌厉地眼神死死地锁在他身上。虽然对方表情平静且没有靠近,但这个陌生人身上满溢的杀气已经快要把天花板给掀翻了。

而且,社见过他。

 

03

“啊,你不是前几天那个……”社试图通过打招呼来缓解一下周围紧绷的空气。

“那是你的东西吧?”对方不等他说完就开口发问了。

“按理确实是我的,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它会在这里……”社压下恐惧,努力保持镇定冷静的口吻。但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而且话也说不利索了。

“是我把它拿过来的。”那个人走进来,站在离他不足三米的地方。

“……我,我应该谢谢你吗?”社口不择言地冒出来一句。

“那就拿你的命作为谢礼吧。”那人用毫无感情的语气回答道。说话间,长刀已然出鞘。社本能地向后退,却发现自己身后就是书桌和窗户,根本没有退路。

“等,等一下!!”社大喊道,“你说的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啊?!”

“证据确凿,你还想抵赖吗?!”对方呵斥道。

“我不知道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我们家的东西,你却要杀我,这不是很奇怪吗!”社毫不示弱地反驳道。

“那确实是我失礼了。”那人放下了举刀斩人的架势,“我是‘调停者’三轮一言的弟子夜刀神狗朗,我的师父一言大人数日前遇刺身亡,临终前将此物交给我,并嘱咐我找到其所有者。”

“啊,节哀顺变……”

“纳命来,凶手!”

“慢着啊啊啊!我不是凶手!你怎么血口喷人啊!”

“凶案现场遗留的不属于一言大人的东西,不就是凶手的所有物吗!”

“这是一种猜测方向……但是我不是凶手啊,你把刀放下!”

夜刀神狗朗没有放下刀好好听社说话的意思。

社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刀刃,突然灵机一动。

“你的师父只是让你找到所有者吧!他说了所有者就是凶手吗?!”

“确实没有直说。”

“你连铁证都没有就私闯民宅还意图举刀伤人,伤及无辜的话你的师父会高兴吗?”

这话奏效了。狗朗停住了。但是马上他又重新举起了刀。

“我为私闯民宅道歉,请你偿命吧。”

 

04

这人——顽固到完全没法交流啊!社狠狠地腹谤了一句。留给他引以为傲的大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个距离下,他想活命的话就只能把对方KO。他想到了手里的伞,但是伞的牢靠程度显然不如刀,而且哪怕手里的是刀,他这个没有任何格斗经验的家伙肯定也不会是狗朗的对手。

“到那个世界,向一言大人忏悔吧。”狗朗手起。

“我有遗言!”社抢在刀落之前想到了对策。

“垂死挣扎吗?”狗朗冷冷地瞪着他,“你说吧。”

社没有说话,而是回瞪着狗朗,然后冷不防地狠狠地踢起了腿。

——伊佐那社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当然知道男人的弱点是什么。

——而这个入侵者又正好大意了,让他的腿有机可乘。

刀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从对方的表情里看出了那刻骨铭心的鸡飞蛋打之痛。

“抱,抱歉,”社开始有点心虚了,“我只是想找个法子让你冷静下来好好听人说话。”

 “你这家伙……”狗朗蜷缩着身子呻吟着。

——这是他夜刀神狗朗经历过的最惨痛的失利。

——他居然在手持武器的情况下被一个外行一击放倒,毫无还手之力。

“要不你在我床上躺一下吧……”社捡起狗朗的刀,把它扔进了书桌和墙壁之间的夹缝里,然后放下伞,像滚雪球一样把狗朗推到了自己床上,给他盖上了被子。

狗朗没有抵抗也没有回答。

“看来你一时半会儿应该是缓不过来了,我下去给你打几个菜,一起吃个饭好好说清楚吧。”社无奈地叹了口气,拿着伞走了出去。


========================

Nemesis:

涅墨西斯,希腊神话中的复仇女神。

认为太阳是双星系统的假说将太阳的伴星命名为“复仇女神”星,并认为这颗褐矮星会把奥尔特云的彗星带入太阳系内部,增大星体碰撞的几率。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