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Monochrome】03 Quasar

终于话唠完了,下一章开始全程主线,好开心_(:з」∠)_【滚

本篇的连载地址 戳这里

本文有些慢热,请坚持完前四章,谢谢_(:з」∠)_

标题简单粗暴请不要介意╮(╯_╰)╭

如有文渣·文艺逗比·OOC之处请见谅_(:з」∠)_

标题释义见文末,名词翻译错误之处请务必指出=L=


》》Ⅲ Quasar 类星体


01

对于社的话,狗朗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他只是默默地接过了自己的刀。

“你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大觉忍不住插话了。

“刚认识的。”社的回答很敷衍。基于自己对社的了解,大觉知道他不想回答。回头看看狗朗,他那满怀心事的表情显然也在拒绝回答。

“你不是为了这件事跑过来的吧。”狗朗的语气很肯定。

“怎么说呢……本来打算晚上回去再问你的,”心思被看穿的社只好坦白了,“听说中尉把你叫到这里来了,我担心你们起冲突,所以就过来了。”

“我不会对三轮先生的弟子做什么无理的事情。”大觉的语气很不满,“你到底对我的处事方式有什么误解?!”

“因为中尉真的对我和姐姐的安危很上心嘛。”社解释道,“夜刀神君和我之间又有些误会,所以担心你会先发制人。”

“我并没有相信的你,伊佐那社。”狗朗觉得自己应该再强调一遍立场,“我会把事情调查清楚,在真相大白之前,我不会对你的请求作出任何答复。”

“你不需要马上回答我。”社回答的时候没有任何失望的情绪,“我会和你一起把事情弄清楚的。”

“这件事我会处理,你不需要把自己卷进去。”出乎狗朗的意料,大觉没有生气地下命令,而是口气强硬地劝阻他。

“抱歉,中尉,从我家的东西出现在现场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被卷进去了。”社的态度也很坚决,“我跟夜刀神君保证过,如果一言大人遇害一事与我有关,我不会逃避责任。”

“毕竟是谋杀案,你好歹替伊佐那小姐考虑一下吧。”大觉的话显然是戳到了社的痛处,狗朗看见社的表情马上就变得有些不安。

“那就……对姐姐保密吧。”社说着两手一摊,“有中尉在姐姐身边我就不担心了。”

“算了,我派人跟着你吧。”大觉说着对其中一位“兔子”使了个眼色,“兔子”心领神会地回答了一声“是”。社见状赶紧拉住了“兔子”的衣袖。

“不需要。”

“对手是杀人犯,落单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我不会落单的,中尉。”社说着走到狗朗身边,“夜刀神君和我在一起。”

狗朗愕然地盯着社看了几秒,然后如梦初醒般地闪到了几步开外。几分钟前他还在和室里问过国常路大觉“伊佐那社是个自来熟吗”,大觉很坚定地否认了,并告诉他“伊佐那很少和人维持亲近的关系。”现状显然和大觉的话相悖。

“若查出你就是凶手,我会毫不犹豫地将你斩杀的。”狗朗毫不客气地提醒道。

“我若是凶手,被你斩杀不是罪有应得吗。”社淡定地回答道,“我不是凶手,所以你不会对我做什么可怕的事情的。”

“我并不相信你,伊佐那社。”狗朗又一次强调了自己的立场。

“但我相信一言大人。”社回答道。


02

狗朗不是自愿留下来等社的。

他不懂科研,也不能进实验室,只能坐在社的办公桌前对着空荡荡的办公室发呆。

办公室是隔音的,布局很简洁。门边有扇封死的大玻璃窗,可以看见走廊和对面的实验室;窗边的桌子属于“非时院”的某个成员,正对着门的两张并排的办公桌是社和姐姐麻里的;对门的墙上也有一扇大窗,视野极好,城市的大半风景尽收眼底,还能看见远处的学院岛。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小冰箱和一张电视柜,不过电视柜上放的是微波炉。

百无聊赖的狗朗观察起了社的办公桌。桌上没有任何私人物品,除了电脑和月历,台面上还有一沓看上去像是草稿纸的东西码放在显示器前面。狗朗拿起月历翻了翻,不由得皱起了眉。社的日程几乎是空的,只有特定的几个时间点——他猜测可能是例会什么的——被标上了红字。今天的日程是空的,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社拿着红伞和其他人一起走进实验室,狗朗大概会相信社今天的工作就是在实验室里无所事事地划水。与之对比鲜明的是,麻里的桌上东西很多,靠墙放着的一份周历一份月历写得满满当当的,用书立整理好的文件夹上也标注了日期,狗朗马上就理解了麻里晚归的原因。麻里的桌面上也没有私人物品。

御柱塔是个保密程度很高的地方。尽管在这里呆了一上午,但是狗朗既不知道这间实验室在几楼,也不知道那间和室在几楼。他进过的电梯都不显示楼层,无论是“兔子”还是社都是刷门卡乘梯的,电梯会识别卡中的信息,然后直接去往该卡权限所在的楼层。御柱塔里也没有任何关于安全出口或是楼层布局的指示图,狗朗不敢贸然离开,只好播起了三轮一言的俳句。

终于,在复习到最后一首的时候,社一脸疲惫地回到了实验室,并在狗朗举着录音机兴奋地给自己安利“一言大人的名句”时毫不犹豫地说了一声“恶心!”,狗朗极为不悦地回敬了一句“你这家伙!”

“你的爱好还真奇特啊,夜刀神君。”社说着拉开了抽屉,拎出自己的挎包,然后把手表摘下来小心地放进去。“一言大人的箴言佳句总是能让人醍醐灌顶、如沐春风,时时复习是理所应当的。”狗朗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而且一言大人有‘预言’的能力,说不定其中的哪一条就是他留下的关于凶手的线索。”“也就是说,他可能预见了自己遇害吗?”社停下了收拾东西的动作。“有可能。”狗朗的表情随着社的提问变得凝重起来,“他能看见‘命运’,但无法改变它。”“看来也不是一个轻松快乐的能力啊。”社感慨了一句,低头继续收拾东西。“既然获得了能力,背负起相应的责任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狗朗看不到社的表情,但从刚才那句话里他能感觉到社在隐瞒着什么,“一言大人劳苦奔波了半辈子,有无数人从他的辛劳中受益,对他来说这就是快乐的事情。”“这位一言大人,真的非常伟大呢。”社故作轻松地回答道。狗朗没有回话,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社。

“你这是准备翘班吗?”看他收拾完了,狗朗才开口。“我下午在家写报告,”社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又是笑盈盈的表情,“回去一起整理线索吧。”“你的日程可以随意安排吗?”狗朗是刻意问的。“我是实习生嘛,实验做完了就可以自由活动了。”社回答的时候没有看狗朗,而是一边背起包一边径自向门走去。

狗朗犹豫了一下,然后快步跟上去,抓起社准备开门的手,扼住手腕将他反手按到了门板上。社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狗朗制在了门后,半边脸还因此撞到了门上。“你干什么?!”社吃痛地抱怨道。“我说过,我并不相信你。”身后冷漠的声音让社想起了昨天袭击自己的那个狗朗,他试着挣脱,但狗朗的力气显然更甚于他。

“有些事情我必须先问清楚,伊佐那社。”狗朗看着社的背影,更加用力地按着社的手腕,“你怎么知道我在国常路阁下那里?”“请你先松手好吗!”社抗议道。他的右臂压在背上,左肩硌在门上,这个姿势让他感觉非常难受。“你不回答的话我是不会松手的。”狗朗漠然地回答道,同时也提防着社——昨天的惨痛教训,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姐姐、中尉和我是至交,有人把这件事告诉我一点也不奇怪吧。”社的声音因为疼痛而有些颤抖。

狗朗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但他还是松了手。社吃到了苦头,回身背靠在门上喘着气,脸色发白。狗朗发觉自己似乎做得有些过了,默默地替他揉起手臂来。“一言大人应该告诉过你与人交谈的时候要和气礼貌吧!”狗朗的这个举动把社搞迷糊了,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生气还是该叹气。

“一言大人说过,国常路阁下在和室里只讨论‘氏族’事务,一般人是不会知道那个地方的。”狗朗没有理会社的抱怨,“虽然国常路阁下再三强调,但——你其实不是‘非时院’的人吧。”“我不是中尉的‘族人’。”社回答道,“但我跟七釜户实验室签了实习合同,如果实验室属于‘非时院’,那我就是‘非时院’的人。”“你的回答确实解释了你们之间奇怪的关系,但不能解释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氏族’的事情。”狗朗直直地盯着社的双眼,“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是国常路大觉的朋友,我亲眼看着他取得‘统制者’的力量。”社没有躲避狗朗的目光,笃定地回答道,“这个回答,不知道夜刀神君是否接受。”

狗朗对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毫无心理准备。在他愣神的瞬间,社抽手打开了门。“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社暗示道,狗朗知道他说的是“兔子”在监视自己这件事,“剩下的我们回去再说吧。”“好吧。”狗朗顺水推舟地跟着他走了出去。

似乎是为了让狗朗熟络这个实验室,社带着狗朗在楼层转了一圈。狗朗注意到这里有数部电梯,但是没有楼梯和消防通道。狗朗跟着社回办公室时乘坐的是楼层某个角落的电梯,他们下楼时搭乘的是靠近实验室的另一部电梯。狗朗看着社刷了卡,但这次电梯不是直接启动,而是要求社输入楼层,社写了1。

“这部电梯和其他的不一样吗?”狗朗对电梯的机制有些好奇。

“电梯都是一样的,玄机在这里。”社说着晃了晃手里的门卡。

“你的卡和别人的不一样?”狗朗问道。

“我的卡里有两块芯片,一块的权限只有实验室所在楼层,另一块则是全楼通用。”社没打算对狗朗隐瞒什么,“我刚刚刷的是全权限通行的,所以可以自由选择楼层。”

“真是谨慎的机制。”

“但是很麻烦啊,不能让外人发现我有这么高的权限。”

“所以你是故意告诉我这些的?”

“我总得做一些能增加你的信任度的事情吧。”社说着把门卡的挂带往卡上一捆,然后塞进包里,“顺路去超市打包午饭吧。”

“你每天就吃那种难以下咽的食物吗?”狗朗冷着脸问道。

“虽然不好吃……可我只会蒸白饭啊。”社的回答惭愧又无奈。

“算了,这几天我帮你们置备三餐吧。”狗朗摇摇头,叹了口气,“借宿在你们家,不能白吃白喝。”

“夜刀神君居然会做饭?”社一脸看到外星人的表情瞪着狗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狗朗对社的反应很不满,“一言大人厨艺精湛,我虽然不能望其项背,但好歹也认真学习过。”

“昨晚你还帮我缝了衬衫的扣子,”社换上了崇拜的表情,“你真的什么都会啊!”

“这些只是独立生存必需的基本技能吧!”狗朗显然更不满了。

“姐姐和中尉做得来,但我完全不行啊。”社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全然没想起自己是站在楼层面板旁边,结果一转身直接撞到了轿厢上。手臂上刚刚被狗朗用力扭过的劲儿还没褪,一阵酸麻像电流一样从肩膀蹿到指尖,痛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

“你刚刚是真的用了蛮力啊。”社摸着手臂苦笑着抱怨了一句。

“不如你昨天那一脚。”狗朗没好气地回答道。

“看来我家小白是真的交到了朋友呢。”

“诶?”

狗朗和社不约而同地抬起头。

“我刚吃过饭。”看见他们俩惊讶的表情,麻里指了指门外。

“您误会了,伊佐那小姐。”狗朗解释道,“我和社并没有熟络到那个程度。”

“对小白来说,现在这个程度已经是突破性的了。”麻里嫣然一笑,“下午就有劳狗朗君监督他写报告了。”

“我会尽力帮忙的,伊佐那小姐。”狗朗一板一眼地回答。

“狗朗君不必那么见外,叫我‘麻里’就行了。”麻里说完便刷了门卡,向社挥了挥手,“加油哦,伊佐那博士!”

“遵命,伊佐那主任。”社的回答有些无奈。


03

由于狗朗对超市熟食极其强硬地否定态度,行程从“打包午饭”改成了“随便吃点什么然后去买晚饭食材”。采购食材的过程就是社表达“自己想吃什么、姐姐爱吃什么”和狗朗想出“这东西如何烹饪”的过程。狗朗对饮食要求非常严苛,从食材应季到荤素均衡再到口味搭配都一丝不苟,社感觉这并不是三轮一言教导他的,而是他那拘谨的性格造就的。这种拘谨让他想起国常路大觉教麻里做酱菜时的情景。至于为什么大觉这种名门公子会懂得做菜,他一直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报告很棘手吗?”往回走的时候,狗朗问道,“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

“还好吧……棘手的是实验没什么进展。”社的声音里还透着疲倦。

“但是麻里姐今天看上去挺高兴的。”狗朗说着伸出手,想把社手里那个纸袋接过来,不过社没有给他。

“姐姐那边进展很不错。”社自豪地回答道,“姐姐可是我们家族的骄傲啊。”

“看来和你聊麻里姐能让你打起精神来。”狗朗漫不经心地搭着话。

“话说回来,你居然改口叫‘麻里姐’了啊,夜刀神君。”社打趣道,“中尉可是至今都叫她‘伊佐那小姐’呢。”

“既然是伊佐那小姐建议的,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狗朗的理由很充分。

“你可以叫我小白的,”社再次提议道,“我就叫你小黑吧。”

“装亲密是没有用的,伊佐那社。”狗朗再次摆出了审度的架势,“你的所作所为与你的亲友无关。”

“我知道,我会帮你找出凶手的,小黑。”社依然一脸笑意。

狗朗不喜欢嬉皮笑脸的人,也不喜欢自来熟的家伙,眼前的这位正好两条都占了——他已经后悔之前没有向三轮一言请教如何应付这种人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与旁人肝胆楚越的伊佐那社会跟自己这个陌生人坦诚相见,无论自己如何严肃,这家伙都会堆着笑脸在自己身边转来转去。

然而狗朗始终觉得社身上有一种不协调感。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说出来。

他还没犹豫完,一声清脆的呼唤就扑了过来。

“小白——!!”

“这个声音……?!”

社惊讶地朝旁边看去,女孩子从店里冲了出来,扑到了他的身上,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蹭来蹭去。狗朗下意识地伸手揽住了社的肩膀,以免他摔倒或撞到别人。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小白,吾辈——超开心的!”

“你不是要准备学园祭吗,怎么跑出来了?”

社和女孩子显然很熟络。

“吾辈——负责采购!小白你又翘班了吗?麻里姐会生气的哦!”

“我没有翘班……”

“你翘班都翘成常态了吗,伊佐那社?”

狗朗忍不住吐了个槽。

“小白,这个黑乎乎的家伙是谁?”女孩子眨巴着眼睛问道。

“啊,这位啊……”社回头看了看狗朗,发现狗朗也在看着自己,“这是我的表妹雨乃雅日,小名‘Neko’。”他指了指女孩子,然后又指了指狗朗,“这是我的朋友夜刀神狗朗,来这边办事的,现在借宿在我们家。”

“Nyaaaaaaa!”Neko发出了介于“喵”和“呀”之间的声音,“吾辈——不要这个陌生的家伙和小白同床共枕!”

“啊,不,Neko,不是这么回事的……”社觉得Neko的认知跳跃度有点大。

“我打地铺。”狗朗不知为何非常淡定地做了解释。

“周末吾辈要去检查一下!”Neko嘟起嘴,对狗朗的存在心怀抵触。

“抱歉,小黑,”社无奈地看着狗朗,“这孩子认生。”

“没关系,反正事情解决了我就会离开。”狗朗对Neko的抵触丝毫不在意。

 

04

庆幸的是Neko没有拖住他们太久,否则社保证自己这个下午不可能弄出这份报告来。狗朗起初还有模有样地站在旁边看他打字,五分钟后他就被高深的科学击败了,扭头出去清理冰箱。社本想出去阻止他扔掉自己屯的罐头,但一想到狗朗昨天看到晚餐时一秒黑下来的脸,他就决定还是由他去吧。报告确实不棘手,他被勒令回家写报告的原因是他做的记录连麻里和大觉都看不懂。他相信不是实验设计的问题,因为当他打开实验笔记的时候,狗朗很严肃地问了一句——“你怎么在实验册上做草稿?”

走出房间的时候他正好看见狗朗打开手提箱。昨天他帮狗朗整理行李的时候提过一次,非常重,他一直以为里面是武器弹药什么的,没想到是一箱子厨具。虽然看过姐姐和大觉在家做饭,不过像狗朗这种自带工具做饭的,他还是第一次见。于是他无视了狗朗的不满,跟着他在厨房转来转去。

“虽然现在一副冷淡的样子,但小黑你……其实是很擅长照顾人的类型吧?”社从狗朗身后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嗞嗞”作响的油锅。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狗朗说着指了指旁边的碗柜,社心领神会地把盘子拿了过来。

“你一定有很多朋友吧?”社在发问,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你没有朋友吗?”狗朗反问道。

“我和周围人差别太大了,交不到其他朋友。”社的表情有些羞赧。

“所以才一个人在天台上跟飞艇说话吗?”狗朗关掉炉子,转身看着他。

“除了姐姐、中尉和Neko,我没有聊天对象了啊。”社红着脸回答道,“所以现在有小黑在,我真的很开心。”

他以为接下来又要听到狗朗的一通说教,没想到狗朗却说了别的。

“你并不像你自己说得那样开心啊,伊佐那社。”

“有吗?那是你的错觉吧。”社否认着,却露出了小孩子说谎被拆穿的表情。

“你连笑的时候都是皱着眉头的。”狗朗目光凝然地看着他。

“大概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吧。”社搪塞道。

“姑且相信你一次。”狗朗放弃了追问,“你过来尝尝蛋卷合不合口味。”

“那我就不客气了。……天呐,你手艺真好!”

“你要是更喜欢吃甜的……”

“我想试试甜的!”

“请不要得寸进尺,伊佐那社!”

 

05

“那孩子虽然还有诸多不成熟之处,但是,请尽情地依靠他吧!”

三轮一言自豪的话语又一次回响在脑海里。

其实那时候,自己是准备拒绝的啊。


=========================

Quasar:

类星体。目前观测到的最遥远的天体,距离远,亮度高,能量强,但具体构成及性质仍有待研究。

光学照片上看上去像是恒星,但又不是恒星,表现出星云和星系的一些特征,但又不是星云或星系,因而得名”类星体“。

标题对应的是文中的小白=L=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