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Monochrome】05 Pulsar

达成成就“一周两更”=L=

白色情人节快到了,吃糖不?( ͡° ͜ʖ ͡°)✧

本篇的连载地址 戳这里 

标题简单粗暴请不要介意╮(╯_╰)╭

如有文渣·文艺逗比·OOC之处请见谅_(:з」∠)_

标题释义见文末,名词翻译错误之处请务必指出=L=


》》Ⅴ Pulsar 脉冲星

 

01

闭上眼,黛色的天幕上浮起银河熠熠的光,利剑高悬其中。俄顷星奔而陨,凝于脚下,结成千丝万缕,回头看不见其起点,前方看不见其终末。这是只有“调停者”三轮一言能看见的景象,他从中读取世间万物的“命运”。

“三轮先生,您看见了什么?”国常路大觉的声音将他唤回了现世。清晨冷冽的山风鼓起了衣袖,山下的居所正沐浴在朝阳之中。

“我看见了‘线’与‘线’交织产生的光芒。”三轮一言转身,恭敬地回答道,“之前我觉察到一丝痕迹的‘线’,我仍然无法捕捉到它们。”

“我也请‘聚合者’协助了,她和您一样察觉到了它们,但又无法确切判读。”大觉说着掏出一颗赤红的珠子,“至于您说的前一件事,愿闻其详。”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1]。”三轮一言抬起头,大觉随着他的目光看去,远处的飞艇反射着太阳的光缓缓划过天空,循着既定的路线渐渐远去。

“难道是……?!”

“恰如您所想的。”

“两年了,他终于回心转意了吗?”

“应该说,是终于有一个契机能让他做出选择了。”

“我需要做些什么?”大觉知道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

“您什么也不用做。”三轮一言的回答却让大觉感到意外,“这个契机与我有些许关联,所以是我需要做些事情。”

“我明白了。”大觉没再追问,他相信三轮一言,“如需帮助,请尽管开口。”

“能让我单独见一见他吗,大觉先生?”三轮一言提出了请求,“哪怕是单独通话也行,因为有些事情我必须直接传达给他。”

“我明白了,我会尽力劝说他的。”

“如果他心有迟疑,请您告诉他:无论他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看不到最后了。”

手机铃响起的时候,大觉正好在回想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一整年,但那次交谈的每个细节都依然清晰可辨。大觉的手机是配来应付实验室事务的,今天是休息日,手机显示的来电号码让他非常惊讶。

“你好。”他放下茶杯,接通了电话。

“国常路君?”

——是麻里的声音。

 

02

在那人的尾音脱口的时候,社突然闪身钻进了旁边的岔口。他知道对方会从高处而非身后追击自己,便开始在由无窗的高墙隔成的小巷子里穿行起来。但是对方总能准确地捕捉到他的位置,无论社往哪个路口跑,他都能跟上。

“我说你啊,”这一次他更是直接落到了社的身后,“忘了我刚刚说过的话了吗?”

“你说什么?”社在离他五六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

“我说,你的身上有一言大人的气息。”那人跟着也停住了脚步,似乎是为了方便追赶,方才他手里的长刀已经收起来了,“所以无论你怎么逃,我都能抓到你的。”

“你说我身上有一言大人的气息?”再次听到这句话,社决心求证,“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要问你的事情吧。”那人的脸色突然变了,“你到底对一言大人做了什么?”

“你们找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吗?”社不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这个是意外收获,我接到的命令只有把你带回去而已。”

“就算是绑架也需要一个理由吧?理由不错的话说不定我会自愿跟你回去。”

“我无可奉告。”

“看来是很重要的事情呢。”社笑眯眯地看着对方,“恕我不能合作了。”

“你不妨继续逃走,我有充裕的时间和你玩躲猫猫。”对方倒是大方地让出了路,“跑到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而不是去向别人求援,你的胆子还挺大的。”

“你们是通过电子设备和人海战术来监视我的,我当然要避开。”社故作轻松地答着话,暗地里却提防着对方的动作,担心他会有暗器或是帮手。

“这么快就察觉到了吗?”那人很惊讶,“我开始理解吾主为何想得到你了。”

“人并不是物品,不能你说要就给你吧。”答复轻巧地从社的嘴里说了出来,他甚至没有惊讶或是恐惧的神色,似乎对颇有自信能平安地从这里逃脱。

“那我就只能强取了。”他的手抚上了背后的刀柄,却停住了。

这个巷子的宽度不够他帅气地拔出刀来,刀要出鞘的话他要么得退到后方的岔路口,要么得侧身面对着墙壁。即使他拔出了刀,狭窄的巷子也会限制他挥刀的动作,很显然社是故意兜到这里来的。就在他分神的一刹那,社突然抛起个什么东西,借着岔口的宽度挥伞击打过去。那东西在洒进岔口的阳光下反着光,他辨认不出那是何物,只能闪身躲开。背撞到了墙壁,飞过来的物品在脚边砸出金属的声响,再回头的时候社已经不见了踪影。

地上只留下一个已经变形的空的猫罐头。

 

03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要在被人追杀的情况下隐藏身份,不能应战,不能求援,不能反击——就像现在这样。社并不认为自己已经逃脱了对方的魔掌。他听到对方哼着日本民谣从一墙之隔的小路上走过,听着那个轻松自在的调调,社明白对方还在寻找自己,而且还有把握能把自己从仓库区里揪出来。他不能在任何地方停留太久,因为按对方的说法,自己身上有三轮一言的气息,只要他捕捉到蛛丝马迹,自己的位置就暴露无余。

“大不了就放大招。”社一边想,一边捡了几个礼花弹扔进了红伞里,“等逃出去之后要去举报一下,这个地方违规存放烟花爆竹。”

判断出对方的前进方向后,社立刻开始往另一边躲藏。仓库只有一扇门,他选择往上爬,从通气口出去。他不寄希望于救援,他只能靠自己。现在去河边已经没有意义了,开阔地带有利于用刀的对手而非自己,在狭小的巷道里伺机而逃应该是更好的办法。他确信狗朗现在已经在寻找自己,但能不能找到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也确信狗朗会让国常路大觉派去监视他的“兔子”向“非时院”报告,他们或许会快一些找到自己。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那究竟是谁的“族人”。社从未见过那个人,那个人与三轮一言熟识,同伴数量众多,所属“氏族”有能力入侵电子设备,出于某种原因他的“主人”想要活捉自己。

——从石板启动至今,一共有过11位“主人”和9个“氏族”。

——至少三年以来,一言先生的“道场”只有小黑一个“族人”。

——那个人不属于“吠舞罗”和“Scepter 4”。

——剩下的“氏族”属于:前任的“破坏者”,现任的……

“抓到你了哦。”

和善的声音从刚刚跑过去的岔口传来,让社从头顶凉到了脚底。他本能地往前冲,试图钻进前方的岔路口,然而后方飞来的剑气粉碎了他的希望。对方出刀直接轰塌了前方仓库的顶棚,碎石废料不多,但也足以在狭小的巷子里堆起一些障碍。飞沙走石一时迷了眼睛,等社咳嗽着回身的时候,对方已经从屋顶落到了地面,挡在了岔路口上,堵住了唯一的出路。

“能请你乖乖束手就擒吗?”那人双手握着的刀刃对准了社。

“我比较喜欢躲猫猫。”社不自觉地把伞抱在了怀里。

“那就只能让你先小憩一下了。”

刀光紧接着句尾喷薄而来,狭小的巷道根本没有空间躲避。

贴着头顶发梢而来的另一道刀光唤醒了社僵滞的思路,将迎面而来的敌意击碎在地上。

对面的人愕然地站在岔口。

“你没事吧,小白?”

——这一刻狗朗从天而降的身影对社来说,宛如梦幻。

 

04

“……小黑?”

“还好赶上了。”

“理”的刀尖有些颤抖,狗朗没有回头,而是把社整个人挡在身后。社看不见狗朗的表情,但是这个黑色的背影让他感到安心。

“这不是小狗朗吗?”对面的人似乎开始明白现状了。

“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御芍神紫?”狗朗质问道。

“小黑你认识他?!”社诧异地问道。

“此人曾是一言大人的弟子、我的师兄。”狗朗背对着社解释道,“四年前砍伤一言大人后离家出走,那天和我一起找到了遇袭的一言大人。”

“小狗朗你已经不叫我‘兄长大人’了,真是遗憾呢。”紫刻意加重了某几个字的音调。

“你这个伤害一言大人的逆子根本不配当我的师兄。”狗朗被激怒了,他身后的社则惊呆了——狗朗根本没有向他提起过自己有个师兄,也没有提及此人曾和他一起踏进了三轮一言遇害的现场。

“想练习的话还是留待下次吧,小狗朗。”紫说着把目光投向露出半个身影的社,“快到午饭时间了,我着急带他回家呢。”

“他为什么追杀你?”狗朗没有理会紫,而是低声问社。

“他说他的‘主人’想‘要我这个人’,具体原因没问出来。”社看着狗朗,小声地回答道,“他还说我身上‘有一言大人的气息’。”

“我知道了。”狗朗平静的语气让社有些意外,“呆在我身后。”

“你要迎战吗,小黑?”社顺从地退到了狗朗身后。

“跟着我的人应该已经把位置反馈回去了,我至少得替他们争取时间。”

“但是这个宽度你根本没法挥刀吧?”

“我知道,”狗朗回头看着社,“一会儿我把他逼到后面去,你趁机……”

“我不会把你扔在这里。”社直接打断了狗朗的话。

狗朗没有答话,社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迟疑和惊讶。

“帮我吸引他的注意力,”社轻轻拉了拉狗朗的衣袖,“然后照我说的做。”

“我明白了。”狗朗的目光从社的脸上离开了。

“这架势,小狗朗是想和我刀剑相向吗?”紫的声音插进了两人对话的间隙,“小狗朗你还从没赢过我呢。”

“那又如何?”狗朗压下怒气,镇定地看着紫。

“还是乖乖把他交给我比较好。”

“我拒绝。”

“你为什么非要护着他呢?”

“与你无关。”

“小狗朗你能追到这里来,也就意味着你已经觉察到了吧?”紫突然放下了准备格斗的架势,“他身上残留着一言大人的气息。”

“那我就更不能把他交给你了。”狗朗的回答没有丝毫迟疑。

“不要告诉紫”,这是三轮一言将那枚胸针悄悄塞进狗朗手中时说的原话,在他将胸针收好之后,三轮一言才吩咐“去找‘他’吧”。方才社提到紫有“主人”,他开始理解三轮一言为何特意如此嘱咐他——师父遇害一事与紫无关,但紫所在的“氏族”或者他现在的“主人”肯定脱不了干系。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固执呢,小狗朗。”紫无奈地叹了口气。

说时迟那时快,狗朗突然抓住紫松懈的空当冲了上去。紫却轻松悠闲地退了两步,单手提刀挡下了狗朗的攻击。即使是社这样的外行也能看出来,狗朗所有的攻势——无论是虚招还是实招——紫都看得一清二楚,而且很随意地就接了下来。此刻“理”上萦绕的杀气甚至还不如它架到社的脖子上时凶悍,来回几招过后,狗朗明显处于下风。

“过家家差不多该结束了吧?”紫说着突然放出一记杀招,近身战的距离下狗朗即使后退也无法躲开,只能勉强用“理”挡了下来。

“小黑!”社看见狗朗趔趄着退了回来,赶紧冲了上去。

“别过来,小白!”狗朗试图喝止他,但社还是扶了他一把。

“陋巷中,刀光剑影,惊落五月雪[2],也是一种别样的美呢。”紫悠然地看着他们,“能让我完好无损地摘回去就更美了。”

“我倒是觉得,没有离枝的花朵才是最美的。”社说着挡在了狗朗身前。

狗朗却突然侧身收起了刀,然后拎着社的衣领把他拉进了怀里。社感觉到狗朗一只手搂到了自己的腰上,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头按在了他的胸口,紧接着自己的背就撞到了墙壁上。他还听见对面的御芍神紫发出了一声惊愕的:

——“哈??”

紫显然被眼前的突发状况搞懵了,接踵而来的炫目的白光更是让他猝不及防。社从仓库里偷走的礼花弹都是闪光弹,虽然效力不如真正的闪光弹,但还是足以晃住他。等白光退去的时候,狗朗和社都不见了。

扶住狗朗的时候,社是背对着紫的,紫当然不会发现社小声地跟狗朗说了一句“闪光弹在你右后方”。同样地,他也不会知道闪光弹触发之后,社跟狗朗说的是“他在你右边,越过他逃走”。

“真是个方便的能力啊!”在被狗朗搂着腰带上屋顶的时候,社感慨了一句。他没想到狗朗还留了这么一手,这种将力量凝结成虚幻的延长性肢体,并用它抓住和扭曲空间的能力,他还是第一次见。

“现在往哪边走,伊佐那社?”狗朗没有搭理他,而是警惕地环顾四周。他的手还揽在社的腰上,但他似乎毫不在意。

“直走,到河边去对你和‘兔子’们比较有利。”

“我知道了,他要是从后面追上来了你就说一声。”

“好……哇!”

社还没回答完就被狗朗一把抱起来,紧接着两个人就离开了棚顶。

“我人生的第一次公主抱就献给你了,小黑。”

“那还真是抱歉啊,以你的身高和体重,扛起来会劳损肩膀。”

“……啥?!”

 

05

他们所在的位置离河边还有一些距离,但他们还是顺利地逃了出去。紫没有追上来,社也没再有被人监视的感觉,出于安全起见,狗朗要求他呆在自己伸手能抓得到的地方。平静的生活算是被彻底打破了,社开始担心自己接下来都得这样提心吊胆地度日,担心姐姐和Neko会受到牵连。他看着粼粼的河水,不知该如何是好。看着社失魂落魄的样子,狗朗心里也不是滋味——毕竟是自己认识的人袭击了他。

“小黑你在担心我吗?”似乎是感受到了狗朗关切的目光,社转身向他搭话。

“你为什么不回家或者向御柱塔求援?”狗朗问道。

“他们是靠电子设备和人海战术来找我的,暴露你们就是暴露我自己嘛。”社勉强地堆起笑脸,“你刚刚叫我‘小白’不也是为了防止他们知道我的名字吗。”

“……算是吧。”狗朗没有否认。

“抱歉,让你担心了。”社的语气变得有些疏离,狗朗想起了麻里提到过的那个社。

“既然如此,下次就好好把手机带上。”他的答复贴着社的道歉脱了口,“是你自己说要一起行动的,好歹拿出点诚意来。”

手机和门卡被一把塞到了怀里,社听见狗朗如释重负般地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我以为路上能遇到你嘛。”

“你完全可以等我回去了再一起上楼。”

“我没料到会有这种意外啊。”

“我要是没找到你,你该怎么办?”狗朗忍无可忍地问道,“等筋疲力尽了被活捉吗?”

“只能等中尉他们了……吧?”社心虚地看着草地,不时悄悄瞄一眼狗朗。狗朗沉下来的脸色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气场压迫。

“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进了楼梯就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所以就跑出来了。”

“这么说来,他们应该一早就盯上你了,为什么等到今天才下手?”

“那得问他们了。”社无奈地看着狗朗,“那位御芍神紫是哪个‘氏族’的人?”

“我从不过问他的去向。”狗朗显然还在生气。

“但是我要查清楚他们抓我的理由。”社拿出手机,打开了“非时院”内部使用的黑科技APP,检索起了自己逃跑路上的所有监控摄像头,“哪怕是他提过的某个名字某个地点都行,我不能事事都等着中尉出手帮我。”

“慢着,”被社这么一说,狗朗突然想起来,“一言大人下葬的那个晚上,他说过一句‘如果是小流的话,说不定会知道’。”

他看到社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你没事吧?!”

“小黑,你是说,他是四年前离开一言大人的,并且提过一个叫‘小流’的人,对吧?”

“是的,你想起什么了吗?”

“四年前发生过另一件事:有个年轻的‘主人’向血气方刚的中尉挑衅。”社一边说一边在手机上点击着,“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中尉被激怒了,给了他全力一击。”

“国常路阁下用全力,此人非死即重伤了吧?”

“当时还有另外两位‘主人’在场,一言大人没拦住中尉,还好那位‘庇荫者’出手支援了那个年轻人,他才勉强捡回一条命。”

“难道……?!”

“没错,那个年轻人就是Jungle的管理员、‘革新者’比水流。”社把手机屏幕亮给狗朗看,“那个时候的访客记录里写着一言大人带了一位‘族人’过去,想必不是你吧。”

狗朗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

“那位御芍神紫提到的‘小流’,多半就是指这位了。”

“所以才会是那一首吗……”狗朗自言自语着,露出了不甘的神色。

“诶?”

“我看到了你的留言,不知道是该上去和你汇合还是该在家等你回来,于是就请一言大人给我指点。”狗朗解释道,“录音机随机播放出来的那一首是‘灯火阑珊,邪恶之王,形单影只’,我感觉不对,就上去找你了。”

“结果我不在。”

“看猫的进食情况,你应该走了好一阵子了。”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社突然想起这件事,“我还以为中尉的人会快一些呢。”

“你那天晚上跟我说,可能是因为一言大人的力量每天都伴我左右,所以我才觉察不到他的力量转移到了何处,现在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狗朗直直地看着社,“一言大人的力量在你拿走的那枚胸针里。”

“什么?!”

社急忙把胸针从衬衫口袋里拿了出来递给狗朗。狗朗把它攥在手心里感受了一下,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

“果然没错,那种气息和‘理’上面的是一样的,所以我才一直没注意到。”

“所以那位御芍神紫才说,我的身上有一言大人的气息吗?”

“多半是了。”狗朗端详着手里的胸针,“仔细感受一下的话,会发现一言大人的气息里还包裹着另一股气息。”

“是一种什么样的气息?”社疑惑地问道。

“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它,所以没法回答你。”狗朗说着拉起社的手,把胸针放到了他手里,“向国常路阁下请教的话说不定会有所收获。”

“既然上面有一言大人的力量,还是小黑你拿着吧。”社却反常地递了回去。

“这是你家的家徽,你收着吧。”

“……谁告诉你的?”

“我猜的。看来还猜对了?”

社微微泛红的脸告诉狗朗,这是他有史以来说得最好的一次谎。

“不过这毕竟是一言大人的遗物,等事情水落石出了,我会还给你的。”

“说得也是,你的嫌疑还没洗清,带着它的话即使你逃走了,我也能找到你。”

“我还以为小黑你已经相信我了呢。”

“你被Jungle盯上了和你没有伤害一言大人是两码事吧,伊佐那社。但是,”狗朗话锋一转,“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国常路阁下身边比较安全。”

“什么?”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知道了他们是Jungle的人,能不能推测出他们抓你的目的来?”

“四年来他们除了搞网络聚会,没有其他的‘氏族’活动,我知道的东西也很有限啊。”

“会不会是和那次挑衅国常路阁下有关?”

“那要找中尉问清楚当时的情况才行。”社想了想,又说道,“他们力求活捉我,肯定是因为我对他们有什么利用价值吧。”

听了这番话,一个念头浮现在狗朗的脑海里,他甚至没来得及细想就直接说了出来:

“你的‘石板’项目研究员身份是不是暴露了?”

“不会吧?!”狗朗的话语宛如晴天霹雳,社下意识地想要否认,“他们不可能入侵御柱塔的系统才对。”

“你刚刚追踪监控摄像头了吧?”狗朗提醒道,“他们完全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找出在御柱塔工作的外宿人员。”

他的话让社不寒而栗。“外宿人员”这四个字让社想起还有另一个符合条件的人。

——“姐姐……?!”

社的声音还鲠在喉咙里的时候,狗朗已经抢先一步拨通了麻里的手机,但扬声器里传出了“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的提示。社缓过神来,马上拨通了大觉的手机,却只听到同样的提示。

“他们俩在通电话吗?”社莫名其妙地看着狗朗,狗朗也正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如果麻里姐是在和国常路阁下通电话,那还能放心一些,至少有麻烦的话国常路阁下会马上知道。”狗朗突然警觉地收起了手机,并将社一把拉到了身旁,“背水一战的我们反而比较危险。”

“怎么了,小黑?”

“小心点。”

低语间,“理”已经出鞘。

 

===================

[1] 【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同时见于李白的《题峰顶寺》和《夜宿山寺》。前者为“夜宿峰顶寺,牵手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后者为“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2] 【五月雪】即油桐花,花语是“情窦初开,对感情困惑而心神不宁”。【师姐,不,师兄知识渊博=L= 以及这个不是俳句,是作者随手写的_(:з」∠)_

====================

Pulsar:脉冲星

脉冲星是一种快速自转且拥有强磁场的中子星,20世纪60年代的天文学四大发现之一。

脉冲星是超新星爆发的产物之一,拥有短而稳定的脉冲周期,就像人的脉搏一样,因此被称为脉冲星。由于脉冲星只在两极放射电磁波,只有在被电磁波扫过的范围才能观测到它,有如海上一明一灭的灯塔,因此又被称为宇宙灯塔。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