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Monochrome】06 Variable Star

全篇都是刀……可能混了点糖粉……

由于作者没有学习过刑侦、法医和医学的相关知识,不知道凶器是怎么鉴定的,所以报告的产出的锅就交给非时院了_(:з」∠)_

……对于这一不严谨行为,作者先行致歉m(_ _)m

本篇的连载地址 戳这里 

标题简单粗暴请不要介意╮(╯_╰)╭

如有文渣·文艺逗比·OOC之处请见谅_(:з」∠)_

标题释义见文末,名词翻译错误之处请务必指出=L=


》》Ⅵ Variable Star 变星

 

01

不一会儿,一群蓝色制服的人就从他们刚刚逃离的仓库区冒了出来,后面的桥上也出现了他们的车辆,很快连直升飞机也加入其中。领头的年轻公务员看到他们俩的时候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一位神色严肃的年轻女子带着一排精英成员跟在他的身后。这个男人狗朗并不陌生——这是他们的第三次碰面。

“已故‘调停者’三轮一言先生的弟子夜刀神狗朗君,以及七釜户实验室的实习生伊佐那社君,对吧?”为首的男人亲自问询道,“国常路大人亲自命令我们前来接应,但是,看上去你们已经自行脱困了。”

狗朗刚准备向对方发问,社突然靠过去,伸手压下了他持刀的手。

“是‘维护者’宗像礼司先生和他的‘氏族’Scepter 4。”见狗朗惊讶地看着自己,社小声地解释道,“我来答复他们。”

狗朗也识趣地收起了刀,但还是伸手把社护在了身后。他此刻确实没再感觉到敌意,但是也没有感觉到善意,对方暧昧的态度让他无法放松神经。

“啊,楼上那个调酒师小哥的女朋友!”社认出了对面的年轻女子。

“诶,天台喂猫的那个学生?!”淡岛世理几乎同时认出了社。

“跟滑板少年合租的那位眼镜小哥也在啊。”社的眼神落到了另一边的伏见猿比古身上。

“啧。”伏见的回答只有一个简单的语气词。

“你们是不是太高调了,淡岛君,伏见君?”宗像礼司回头看了看他们两个,但是没有得到回答。于是他又重新把兴趣放回了社和狗朗身上。

“请问,你们两位和国常路大人是什么关系?”

“非常抱歉,恕我们不能回答。”

“你们不仅获准进出国常路大人的和室,还值得大人下达如此难以置信的命令,而且你们的档案密级也是我的权限所不能调阅的,想必不是一般人吧?”

“根据‘协议’,你们不能盘问我们的个人信息。”

社提到的“协议”,狗朗有所耳闻,知道其中有一项条款是:除“非时院”外,任何“氏族”都不得问询“监督者”、“石板”所有者及“石板”项目研究人员的身份。以Scepter 4的立场,盘问是他们的特权,他们也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然而他们也是受到“协议”约束的群体,社以这样的方式暗示自己的身份,希望对方能适可而止。

“作为大人的下属和‘维护者’,我有权知道你们的立场。”宗像却穷追不舍。

“你是那天接安娜放学的那位宗像先生吧?”社选择了反击。

“不要误会,‘破坏者’周防尊想见她,我才去请她过来。”宗像推了推眼镜,“不过‘聚合者’觐见国常路大人的时候,陪同她的那位少女的档案也是我所不能调阅的,那是你的什么人吗,伊佐那君?”

“私自调查这些信息,宗像先生不怕国常路阁下降罪于你吗?”社淡定地反问道。

“大人若是想降罪于我,就不会让我身居要职了。”

“也是,听说宗像先生两年前曾在他面前质疑过‘监督者’的身份?”这也是一件狗朗不知道的事情,“这里有‘兔子’先生在,还请宗像先生不要重蹈覆辙。”

社的这番话显然戳到了宗像的痛处,他虽然没有发怒,但是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见了。

“请到此为止。”一位“兔子”突然出现在宗像面前,“大人特意交代过‘不可怠慢他们,亦不可有无理举动’,还请宗像阁下谨慎行事。”

“非常抱歉。”宗像没有辩解,利落地让步了。

得到宗像的致歉之后,“兔子”转身走向社和狗朗。

“二位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公子’、夜刀神阁下。”他在社跟前单膝跪了下来,态度之恭敬让除了社以外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劳你费心了,但是真的用不着这样。”社说着伸手请他起来,“好久不见。”

“他是哪位?”狗朗悄声问道。社可以分辨出“非时院”的所有“兔子”,这一点一直让狗朗惊叹不已。

“他是‘兔子’们的头领,跟随中尉之前是国常路分家的继承人。”社耳语道。

“在跟随大人之后,我们就不需要自己的身份和名字了。”似乎是知道社说了什么,“兔子”低声向狗朗解释道,“我们唯一的身份就是国常路大人的‘族人’。”

“派你过来,看来他确实是有要事在身了。”社越过狗朗,来到“兔子”跟前。

“有‘不明氏族’的成员袭击了‘公主’和‘小姐’所在的商场,大人正在赶往事发地。”“兔子”回答道,“他请您马上到御柱塔去。”

“你说的‘不明’,是那个‘不明’吗?”社的声音有些颤抖。

“大人认为有这个可能,但是暂时还不明确个中情况。”“兔子”的回答很审慎,“请您出发吧。”

 

02

电话那头有些嘈杂,能隐约听到游戏机的音乐声、喧闹的欢呼声和商场的广播声。

“怎么在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了,伊佐那小姐?”问候闲聊了几句之后,大觉想起今天麻里和Neko出去逛街,“走累了吗?”

“本来准备先找地方吃午饭的,但是Neko看见‘打地鼠’就迈不开步了。”麻里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无奈,“现在方便说话吗?”

“我今天闲着,聊多久都行。”大觉说着把案前的茶盘推到了旁边。

“国常路君,还记得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件事吗?”麻里戴着蓝牙耳机站在游戏区外面,看着玻璃另一边Neko奋力得分的背影,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记得。怎么突然说这个?”耳机里传来大觉镇定的声音,但是茶杯被碰翻的轻响还是让麻里听到了。

“我开始考虑了。”

“诶……诶?!”

“怎么了,国常路君?”

“呃,抱歉,失礼了……那他怎么办?”

“不用担心小白啦。”

“还请三思,他不是你最重要的家人吗?”

“对我们来说,国常路君也是重要的家人啊。”

“听到你这么说,我还是挺开心的。我……”

“Neko——!”

“Nyaaaaaaaa!!”

Neko的尖叫声和麻里的喊声交叠着扯断了大觉的话,夹杂着玻璃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传来的是人群的惊叫。大觉惊愕地“噌”地站了起来,旁边的“兔子”立刻明白有紧急事态,拿起通讯终端向下属传达命令。

“出什么事了,伊佐那小姐?!”

“看吾辈的猫猫山!!”耳机里先传来的是Neko的声音,还有一阵诡异的有点像猫叫的笑声,大觉想着应该是Neko反击了。

“有个人袭击了Neko,是异能者,持棍,穿着连帽运动服,看不清楚‘颜色’。”麻里的回答很冷静,“Neko现在和我在一起。”

“看不清楚‘颜色’”这几个字引起了大觉的警惕。

“我马上过去,不要挂机。”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和室门口,“兔子”也已调出了商场的实时监控,并开始追查袭击者的身份。

“我手机开着定位,拜托了,国常路君。”

麻里说着踢掉了脚上的高跟鞋,把手包递给了被她护在身后的Neko,Neko迅速把包接过来,并塞进了自己的双肩背包里。对面的袭击者还在和Neko唤出来的大招财猫周旋着。看着奔向商场各个出口的人群,麻里开始回忆商场的平面图。

“Neko,我们得从另一条路出去。”

在袭击者从人群里突然冒出来并且冲向Neko之前,她没有察觉到袭击者的气息,她猜测此人若不是善于隐匿自己,就是早已通过某种渠道精确定位了她们的所在之处。

突然,那个袭击者跑向了旁边的前来制止他的商场员工,然后像是被击晕了一样一头栽倒在地。不一会儿,一位员工上前捡起了袭击者所持的棍棒,然后转身朝她们冲过来。

“Neko,快走!”

麻里急忙拉着Neko逃跑,Neko再次使用了自己干扰认知的能力,将她们和新的袭击者之间的道路异化成断头路和错开的楼层。

“这是怎么回事?!”麻里听见大觉惊讶的声音。

“大概是控制人的意识,或者侵占他人身体的能力。”奔跑让她的回答有些磕绊,但她还是非常沉着地观察着。这个危急关头很像是多年前的那一次,只不过那时她是拉着弟弟的手逃走。

“这个能力我从未听说过……难道……”

——是三轮先生提到的,他没有追踪到的“线”吗?

“马上离开,伊佐那小姐!那家伙你们两个人对付不了!”气流与发动机的声响干扰着通话,大觉是对着耳麦吼出来的声音,“搞不好是个‘主人’!”

 

03

麻里猜到了对方先袭击Neko的原因:她本人并非一员战将,但Neko有强大的干扰他人认知的能力,如果运用得恰到好处,这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能力是可以以一敌百的。对方的真正目标不一定是Neko,但不管针对的是她们中的谁,都必须先击倒Neko。穿过人群的时候,麻里想到了一个权宜之计。

“Neko,试试能不能改变我们的外貌。” 

“了解!看吾辈的!——喵嗷!”

“效果如何,国常路君?”

“我这里看是两个短发的学生。”

借助着对麻里手机的定位,“非时院”的系统一直锁定着她们,不受容貌改变的影响。听到大觉的答复,麻里马上拉着Neko混进了人群里。

“大人,监测到烟雾。”

“什么?”大觉看了看,确实有几个摄像头拍到了烟雾,他转而问麻里,“伊佐那小姐,商场启动火警铃了吗?”

“没有,看上去不像是火灾。”麻里否认了,“那个袭击者呢,国常路君?”

“刚刚有摄像头拍到他跑进烟雾里了,你们得尽快离开。”

“好的。”

“大人,没有监测到有‘主人’使用力量。”

“大人,善条先生回复说‘庇荫者’仍在Scepter 4的看管之下,并无异样。”

“大人,来自栉名阁下的通讯。”

禀告接踵而来,大觉接过“兔子”递过来的匣子,那枚赤红的珠子躺在洁白的绸缎上。安娜的通讯包含了两件事:其一是失踪的那些“线”在东京出现了,这也确定了大觉的猜测;其二是“吠舞罗”的一个成员被卷入其中,根据“兔子”的追踪,是一开始袭击Neko的那个人。大觉担心“吠舞罗”的卷入会让事件演变成多方混战,便请安娜告知“族人”暂时不要出手,理由是“有其他‘氏族’汇报说自己的‘族人’被滞留在了现场,鲁莽出手可能会伤及他们”。

“您准备亲自处理此事吗?”

“我亲自处理比较好。如果能顺利擒拿此人,会马上与你们联络。”

“我明白了,‘吠舞罗’会全力配合‘非时院’的行动。”

得到安娜的保证之后,大觉终止了通讯,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了麻里那边,却发现除了不能显示楼层的手机定位图,其他所有的画面都被烟雾占据了。

“伊佐那小姐,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烟雾突然就扩散到了整栋楼,能见度只有一两米,Neko的伪装碰到烟雾就消失了。”麻里的声音依然很冷静,“刚刚还人声鼎沸,现在人就像突然就消失了一样。”

麻里的话让大觉注意到背景声变得非常安静。现场的情况越来越诡异,他也越来越担心。

“请尽快离开。”

“我记得楼上有个露天平台,我们正在往那边走。”

“你们这个位置去消防通道比较快。”

“不,楼上人少,方便国常路君出手。”

“先不要管这个了,伊佐那小姐。”

“在这种人群可以短时间内散得无影无踪的情况下,人越少的地方才越安全吧?”

说话间,麻里和Neko已经来到了五楼。虽然能见度很低,但麻里还是凭借对路口的记忆和店铺前的编号找到了前往平台的路。这个楼层也安静得出奇,麻里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人,也无法确定袭击者是否潜伏在附近。Neko紧紧地抱着她的手臂,戒备着周围的一切。Neko对危险气息的反应比麻里和社要快,她自称这是自己“身为一只猫(Neko)的一种本能”。

“有人。”Neko突然拉着麻里停下来,并且躲到了一边的廊柱后面。

“我们得朝这个方向一直向前走,你试试能不能让他走另一边。”Neko的能力不会伤到人,不管对方是谁,麻里都不希望他太靠近自己和Neko。

Neko的法术最初是奏效的,来者拐了个弯,走向休息区。麻里和Neko见状便拉手、屏息,沿着计划好的路线跑了过去。她们没有做任何交谈,耳机另一端的大觉也不敢作声,只是竖起耳朵监听着她们身边的一切。可是她们才跑出去几十米,身边的烟雾就突然散开了,露出一块视野清晰的区域,摄像头因此捕捉到了她们的身影。

“我们被发现了,国常路君!”麻里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步,而是加快速度往前跑,“知道那家伙在哪边吗,Neko?”

“那个坏蛋还在吾辈们的后面!”Neko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再一次用上了自己的能力,但是大觉看见能力刚展开就立刻被化解了。

“快离开!”

他的话刚出口,好不容易才再次看到的两个身影就被一团浑浊的灰色吞没了。这种现象大觉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主人”的“域”。无论里面发生什么,对于大觉这样处在“域”外面的人来说,看见的都只是一团灰色。

“国常路君,我们的脚似乎被什么东西粘住了!”通讯依然是畅通的,麻里尽可能地给大觉提过信息,以方便他制定对策,“那家伙在‘域’里面!”

“吾辈——要保护姐姐!!”

尽管知道自己的努力可能只是徒劳,Neko还是唤出了几只大型招财猫。对面的商场员工大笑着走过来,轻而易举地破坏了她的法术。Neko没有气馁,而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唤出各种大型猫咪,试图拖延或阻挡对方的脚步。她也试着干涉对方的认知,但是这一招根本不起作用。

忽然间麻里看见有一只细小的东西从对方圆睁着瞪着她们的眼睛里冒了出来,她下意识地把Neko抱进怀里,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别看他的眼睛,Neko!”

一声很轻的声响之后,通讯戛然而止。

 

04

代步的是Scepter 4的救援直升机。伏见亲自坐到了驾驶席上,世理则陪他们坐在了后面,这是Scepter 4对“族人”能给出的最高待遇。社神色忧郁地捧着手机,狗朗坐在他旁边闭目养神。

虽然用了代称,但狗朗还是听懂了“兔子”传达的意思:麻里和Neko被别的“氏族”的成员袭击了,国常路大觉还没有查出哪个或哪些“氏族”牵涉其中。他的第一反应是“御芍神紫的同伴袭击了她们”,但是社的提问似乎又在暗示袭击者可能是Jungle以外的、某个不明“氏族”的人。

先是自己遇袭,好不容易逃脱,却马上又接到消息说自己的家人遇袭,现在生死未卜。虽然“兔子”没有直说对方是冲着麻里和Neko去的,但直觉告诉社一定是那样。至于理由,应该就是狗朗提到的他们那个“石板”项目研究员的身份。

突然,社的手机传出一声提示音。狗朗睁开眼睛凑过去,是提示定位目标进入500米范围的电子音。

“姐姐她们在那边!”社指着舱门的方向“嚯”地站起来。

“请不要乱动,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将你送到御柱塔。”世理严肃地喝止了社。

“不能过去吗?!”

“抱歉,没有大人的命令,我们不能改变航线。”

“可是……”

社试图争辩的时候,狗朗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把舱门打开了。风涌了进来,紧接着传来了伏见的声音:

“是哪个傻瓜在飞行途中打开舱门的?!”

“住手!快把门关上!”

世理说着要过去关门,然而狗朗站在门边,她无法动手。

“你确定麻里姐她们在那边吗!”狗朗无视了他们的抗议。

“确定!”风声太大了,社不得不喊着回答。

“多远!”

“现在是410米左右!”

狗朗大致判断了一下方向和距离,又问道:“是那个有平台的建筑吗!”

社小心地凑到门边,对比了一下手机里的平面图后得出了肯定的答复:“是!”

“你们两个快进来,太危险了!”世理抓着扶手小心地挪了过去。

“抓紧了!”

“诶?”

话音和身体一起落进了寒风里,气流袭来,揉乱了鬓发,直升飞机和淡岛世理惊愕的脸迅速从眼前退去,周遭的一切仿佛都变得虚幻,只有狗朗搂紧他的手留下了实际的触感。社大脑空白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本能地抱住了狗朗的脖子。在经历了一小段彷如停滞的空中飞行时间后,建筑物的顶端开始略过视野,社咽了口唾沫,做好了随时着陆的心理准备。

半透明的大手抓着商场的广告板,狗朗稍微调整了一下姿态,带着社稳稳地落到了平台上。里面诡异的景象让他们不寒而栗:浓密的灰色烟雾像是凝固的松脂,既不流动,也没有溢出门外,社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光像是照射到了云层一般留下一个模糊的光斑,根本透不进去。

“走哪边?”狗朗皱着眉头问他。

“左转直走。”社看了看手机,迅速回答道。

狗朗没有迟疑,抓起社的手拉着他冲进烟雾里。整个楼层似乎空无一人,除了自己的呼吸声,他们没听见其他声响。跑出了数十米之后,烟雾界限分明地圈出一个不受污染的地方,当中有一块带着诡异的黑色斑纹的灰色区域。狗朗马上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一个急停,顺便把冲过头的社拉了回来。

“别过去,那是‘主人’的‘域’。”

“可是姐姐她们在那里面!”

“要破解‘域’就必须使用‘主人’的力量,只凭你我是不可能办到的,退下。”

“小黑你要干什么?”

“国常路阁下不在,现在能借助的同等级的力量——”

狗朗松开了社,把他留在身后,独自走向那块未知的“域”。社不敢靠上去,因为无论是狗朗本人,还是刚刚出鞘的“理”,都围裹着一层浑厚而温暖的力量,躺在自己胸口的那枚家徽也在微微与他们共鸣着。

——请助弟子一臂之力吧,一言大人。

狗朗默念着,挥刀劈了过去。

社什么也没看到,但是能感觉到那股力量从离自己不远处的刀尖奔向横亘在前方的“域”。灰色的外壁开始震颤,狗朗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快速退回了社身边。在挣扎了几回之后,“域”土崩瓦解了,烟雾没有聚拢过来,灰色的混沌之后的景象逐渐清晰。

他们看见Neko紧紧地抱着麻里。

他们看见麻里和Neko一人一手死死地抓着一个陌生人的手臂。

他们看见陌生人带着病态的笑容扭头看向他们。

“抓住他,小白——!”

麻里用尽全力喊了出来。话音未落,狗朗已经提刀冲了过去。陌生人见状,对着女孩子们用力踹过去。麻里用自己的身体替Neko挡下了那重重的一脚,随即蜷倒下去。Neko被眼前的事情吓坏了,手也松开了。

“姐姐!!”

社和Neko撕心裂肺的声音传进了狗朗耳中。怒火让他无暇管顾自己与那位“主人”的力量差异,陌生人冲进了逐渐合拢的烟雾里,他毫不犹豫地追了过去。几乎是在他冲进烟雾的瞬间,玻璃碎裂的声音从四周传来,明亮的金色光芒冲进视野,将整栋楼的乌烟瘴气一扫而光。

视线豁然开朗,狗朗看见陌生人背对着自己站着,对着悬在不远处天空中的金色利剑目瞪口呆。他毫不犹豫地将力量凝结于手,幻化出巨大的手掌,向着对方挥了过去。被惊动的陌生人回身甩手,挡开了狗朗的“手掌”,再一次露出了不正常的笑脸。

“黑助不要看他的眼睛!!”

身后传来Neko的呼喊,狗朗发现确实有东西从对方的眼里蹿了出来。他急忙停下脚步,闭上眼,并将“理”的刀刃挡在了眼睛前面。也不知道因为是惧怕附在“理”上的三轮一言的力量,还是因为惧怕紧逼过来的国常路大觉的力量,对方退却了,留下一句“Bye~”之后便逃得无影无踪了。

狗朗三年前见过这把剑,“统制者”国常路大觉的剑。“非时院”的到来意味着有人去追缉凶手,并且救护班很快就到,狗朗用最快的速度回到了一家三口身边。麻里已经失去了意识,她衣裙上的大块的血迹让狗朗感到惊愕,Neko紧紧地抱着她,社则跪在地上用压迫法给姐姐止血。狗朗在Neko的背包里找到了麻里的丝巾,他简单地叠了一下之后就接替了社的急救工作。

“Neko需要你。”他轻声提醒道。

社这才反应过来,比起已经倒下的麻里,目睹了全过程的Neko承受着更大的压力和伤害。这是她第二次看着自己的家人在自己眼前倒下,她把这样的结果归咎于自己的无能而不是对手的凶悍,一直在重复着那句——

“小白对不起,吾辈没有保护好姐姐!”

“不是你的错,Neko。”

社顾不上擦掉手上的血,起身走到她们身后,把姐妹俩一起揽到怀里。

 

05

国常路大觉比“兔子”们还早赶到。他看见社和狗朗闯进了监控画面,看见狗朗劈开那块“域”,看见麻里受伤倒下。他不是那种会因为愤怒而失态的人,但是这一次,他怒不可遏地驱散了袭击者布下的所有法术和结界。他喊着“伊佐那小姐”来到现场时,回答他的只有社哽噎着的一声“中尉”。

狗朗第一次知道一向威严冷峻的国常路大觉也会露出这种悲伤痛苦的表情,虽然在看到自己之后那副表情就立马变得冷静刚毅。救护人员很快赶来,麻里被送往“非时院”下属的医院急救。大觉从血泊里捡起了已经损坏了的麻里的手机,希望暂时由自己保管此物,社犹豫了一下,然后同意了。

一向不直接干预台前事件的“非时院”主动介入了这次袭击事件,Scepter 4在震惊之余也无话可说。狗朗、社和Neko应大觉的要求登上了“兔子”们的直升飞机,三个人罕见地一路无话。Neko紧紧地抱着社,社抚摸着她的头以示安慰——现在的Neko比他更悲伤更脆弱,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被情绪击溃。狗朗拿着社的伞坐在他们对面,他知道社的另一只手里攥着那枚胸针,却不知道该如何替他们分担伤痛。

Neko到达医院后也接受了简单的体检,证实她没有受到皮肉伤,也没有被那位“主人”的力量伤到。直到夜幕降临,麻里才被推出手术室,送进ICU病房。“非时院”的医院有特殊的病房,这种病房附带了供陪护人员休息的小隔间,并且整个病房都使用了不会被异能者的力量损坏的建材。作为麻里的家属,社和Neko可以住在与麻里隔着一幕玻璃墙的房间里。心力交瘁的Neko扛不住疲惫,在社的看护下睡着了。不一会儿,椅子上的社也靠着玻璃墙沉沉地陷入梦乡。狗朗把另一张床上的毯子拿过来给他盖上,然后坐回窗边独自梳理着这漫长的一天里发生的一切。

“灯火阑珊,邪恶之王,形单影只”,他一直以为这是在提醒自己社遇到了危险,直到看见那个“域”他才惊醒——眼前这个才是三轮一言所说的“形单影只”的“王”。虽然大觉说过即使他们第一时间赶过去也于事无补,但狗朗还是为自己的疏忽感到自责和愧疚。

轻轻地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狗朗起身开门。

“他们两个睡着了吗?”门外的国常路大觉压低声音问道。狗朗点了点头,并做了请他进来的手势,但是大觉婉拒了。

“有件事必须亲自告诉你,”大觉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了狗朗,“借一步说话。”

脚步声回响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楼层没有开灯,月光透过玻璃窗洒了进来,留下一地银白。大觉把狗朗叫到了离病房比较远的地方说话,显然是不想让社发现他们的交谈。在这个相对明亮的地方,他示意狗朗打开文件袋。

里面是两份报告。第一份狗朗非常熟悉,是三轮一言的尸检报告,第二份让狗朗非常意外:是麻里的伤情简报。报告的结论很明确:麻里身中两弹,伤害她的凶器是一把改造过的手枪——与杀害三轮一言的凶器是同一把。

“首先,我必须谢谢你对我的朋友们的协助和驰援。”在确定狗朗读完了两份报告之后,大觉才开口,“但我还是要问一句:你觉得伊佐那会伤害自己的亲姐姐吗?”

“不会。”狗朗斩钉截铁地回答。他猜到了大觉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了。

“事到如今,你还认为伊佐那社是杀害三轮先生的凶手吗?”

“他确实不是凶手,我为自己的武断道歉。”

“我接受了。”大觉叹了口气,又问道,“你还记得自己向我保证过的事情吧?”

“记得。”狗朗坦然地回答,“找到‘伊佐那社不是凶手’的铁证之后,我会马上离开。”

“如今你已找到了‘伊佐那社不是凶手’的铁证,还请履行承诺。”

“我明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狗朗无法反驳,也无法说出“想要帮助伊佐那社”这样的话语,只能点头,“这几天叨扰您了,望阁下原谅。”

“所有一切既往不咎,你若要继续追查三轮先生遇害一事,我也不会阻拦。”大觉的回答很明确,“但我还是建议你等候‘非时院’的调查结果,在没有‘主人’庇护的情况下介入‘氏族’事务是会危及生命的。”

“谢谢您的劝诫,我会小心行事的。”狗朗说着鞠了一躬。

“今天你因为出手相助而与对方起了冲突,为了防止他们向你报复,我的人会继续跟着你,并适时向你提供帮助和传达信息。”

“谢谢您,国常路阁下。”狗朗再次欠身。在短暂的犹豫之后,他回头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岔口说了一声:“就如你所听到的。”

“……你发现我了啊。”社的身影出现在了右转弯处,衣服上的斑斑血迹在皎白的月光下更加刺眼了。

“伊佐那?!”

社没有理会大觉的惊讶,而是径自走到狗朗面前。

“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小黑?”

“这是我向国常路阁下做出的承诺,没有义务告诉你吧?”狗朗的回答很强硬,但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毕竟是一度共同进退的伙伴,临走时说出这样的回答实在是太伤人了。

“啊,也是呢。”社的回答却更戳要害,“毕竟我们连朋友都不是。”

“抱歉。以我现在的身份,无法对你应允任何事情。”

“嗯,我知道,哪怕要冒生命危险,你也会去追查凶手的。”

“那么,就此别过了。”

狗朗这么说着的时候,步子已经迈出去了。

肩与肩的距离窄到落不进心的碎片,两个人却就这样擦肩而过了。

社看着狗朗,希冀着能从他的眼里读到别的东西。狗朗却不敢看社,他那不甘和失落的眼神垂向了窗外。狗朗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一刻开始相信“伊佐那社”这个家伙的,现在他终于发觉了,却已经没有意义了。无法应许,无法请求,甚至无法在告别的时候叫一声他的名字,因为自己也不知道该用哪个名字称呼他。

或许在事情结束之后……还会再见吧?

=============================

Variable Star:变星

指亮度或电磁辐射不稳定的恒星,分为食变星(互相遮挡导致亮度变化)、脉冲星和爆发星(如超新星)三种。

标题指向是袭击者,至于他是哪种“变”……很显然是第一种嘛=L=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