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FZ/帝韦伯·帝二世】【Heaven】05 About:Master

大帝本《Βασιλιάς(王)》

CP:帝韦伯=帝二世

创作时间:2012/02/15 – 2012/05/13


目录及说明:

连载页面:

非考据,注释见文末。


》》 05 About:Master

        05 关于:御主——“我”

 

        我们是彼此的陌路人,也是自己的陌路人。

        You and I shall remain strangers unto one another, and each unto himself.

                        ——《沙与沫》,纪伯伦[1]

 

韦伯·维尔维特,第四次圣杯战争中最年轻的魔术师,资质平庸,性格懦弱。他偷了导师的圣遗物,并藉此召唤出了能力强大、性格豪爽的Rider——征服王伊斯坎达尔。他曾经满怀喜悦地加入圣杯战争,但此刻,他对这个契约后悔了。

这个曾经让他坚信自己能成为最后赢家的契约,现在让他看不到自己的价值。

那个曾经追逐过的展示自己才能的愿望,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每个晚上听见马其顿大汉的鼾声在身边某处响起,他的这种无用感就加深一些。因此他才在第二次看见那片雾蒙蒙的水域之后决意去看一看他的Servant留给后来人的记忆,看看他的Servant究竟有什么资本无视自己身为Master的权威,看看他有什么资本说出征服世界之外的世界这样的狂言。结果是他惊愕于征服王伊斯坎达尔的胸怀和器量,那是作为Master的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望其项背的。

许下最伟大的愿望,用渺小的自己去实现它。

或者,许下最渺小的愿望,用不绝的斗志去发扬它。

他并非是背负着国民期望的人,而是给追随他的人继续走下去的理由的家伙。

他的强势不在于他自己的战斗力,而在于自愿留在他麾下的人的战斗力。

他用以撼动世界的,是被称为“Ionian Hetairoi(王之军势)”的羁绊。

韦伯在这个伟大的羁绊里找不到自己,他是多么希望与王站在同一辆战车上、面对着同样战场的无能的自己,能够和那些曾经与王面对着同样战场的人们那样,成为羁绊的一部分。可是对自我的失望和自知又让他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失格,无论是作为Master还是作为Rider的战友,甚至是作为魔术师。

韦伯从没发现过,他和Rider都是那种想要用自己的手而非用圣杯之类的奇迹去实现理想的人,他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对圣杯的渴求并不在于圣杯本身,而在于用夺得圣杯这个行动去证明自己的实力。他不能容忍的并非是Rider大大咧咧的性格,而是无法与这个优秀的Servant相衬的自己。

 

那个不平静的夜晚发生很多事情,一场恶战一度打断了韦伯和伊斯坎达尔的交心。回程中,傍晚发生的一切又重新回到了眼前。韦伯觉得每一次和Rider交流,自己的人生观都会经历一次连根拔起,伊斯坎达尔总是有足够的理由让自己相信——这19年来自己执着的很多事情都不过是庸人自扰,不过是狭隘眼界给自己带来的束缚。

伊斯坎达尔说“这场圣杯战争也不是你人生的顶点吧”。

伊斯坎达尔说“去寻找属于你的战场吧”。

伊斯坎达尔说“看好了,这是我们面对的敌人”,指着世界地图。

伊斯坎达尔说“越是渺小,越要凭借这个渺小的身体凌驾于世界之上”。

伊斯坎达尔说“你这种自卑感,正是培养出王者气魄的先兆啊”。

伊斯坎达尔说“和你这个傻小子签订契约,余感到非常愉快”。

伊斯坎达尔说:“你这种若有所思的模样,肯定又准备对余质询了。”

韦伯下意识地回答:“没那个打算。”

 

韦伯知道圣杯战争一定会成为人生不可抹去的记忆之一,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场战争影响他的竟然不是战争的结果或是在战争中的见闻,而是他的Servant。本来他们的联系应该只有表现为令咒的契约,但伊斯坎达尔的影响却无时无刻不旁敲侧击着韦伯的参战理由,这个下午的话更是让他仅存的一点自欺欺人的所谓自信都彻底崩解耗尽。

他,韦伯·维尔维特,Rider的Master,不过是时钟塔这片晴朗夜空中一颗年轻的怀着理想的六等星,踩着目视星等的临界进入了观星者的肉眼,注定只会是天区中的陪衬。多暗淡的一颗星啊,观星者如是说,却没注意到这颗小星星依然在燃烧着自己的光和热。他们当然也不会知道这颗不起眼的六等星会有成为新星、超新星的一天;而包括韦伯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颗突然爆发的星星会突然改变身份,成为孕育新星族的气体云。

选择爆发的人是韦伯,但把这颗新星从走向矮星的道路拖向通往气体云的旅程的人,无疑是伊斯坎达尔。这一天韦伯依然没有察觉伊斯坎达尔在自己身上发掘到的东西,也仍旧无法理解伊斯坎达尔对自己的肯定和指引。

他在自己的Servant身后亦步亦趋,好奇着前路,却越发觉得自己跟不上前人的步伐。

作为Master和Servant,果然这样的组合还是差太多了吧。

无论是能力,还是……眼界。

韦伯对自己说。

他早就知道了,无论是魔术刻印和魔术回路的不可弥补,还是自己与Rider的天壤之别。但是这种谁都能看出来的差距,在伊斯坎达尔眼里似乎就只剩下身高差和体力差这两项。韦伯不明白为何伊斯坎达尔会满足于有自己这样不成器的Master,但想起这个大个子是第一个认可自己的人,心里的温暖和自豪又慢慢浮起,让他有安慰自己“还能继续站在伊斯坎达尔身边”的理由。

——却仅仅是个理由罢了。


=====================

[1] 《沙与沫》选句翻译出自李杰译本《纪伯伦诗选》(2006年黑龙江出版社),英语语句有调整,下同。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