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FZ/帝韦伯·帝二世】【Heaven】07 About:Oceanus

大帝本《Βασιλιάς(王)》

CP:帝韦伯=帝二世

创作时间:2012/02/15 – 2012/05/13


目录及说明:

连载页面:

非考据,注释见文末。


》》 07 About:Oceanus

        07 关于:大洋之河[1]

 

    我是陌生土地上的陌生人。

    你的呼吸走近我,低语一个不可能的希望。

    I am a stranger in a strange land.

    Thy breath comes to me whispering an impossible hope.

                        ——《园丁集》,泰戈尔

 

“Oceanus, the World Ocean, an enormous river encircling the world.”

“大洋河,世界之洋,一条无尽的河流环抱着世界。”[2]

 

后来韦伯查到了这样的描述,关于大洋之河Oceanus。讽刺的是,地理学意义上的俄刻阿诺斯并非世界的尽头,而是指由地球上所有的海域连接贯通起来的世界洋系统,也就是说你在任何一个海岸或者海峡都可以认为自己是在俄刻阿诺斯的河滩上,因为它们都是俄刻阿诺斯的组成部分。

——地球是圆的,世界为什么就不能有尽头呢?

——已知之外,难道会没有新的未知?

梦里的声音回响起来。

如果被背影隔离在身后的土地就是已走过的路,此刻所立足的脚下就是终点,那么,只要抬头看下一个方向,脚下的终点又会变成新的起点。流动的时间,变换的空间,依然会带来新的未知。世界之外的世界,或许只是新时间与新空间融汇的产物。

 

韦伯想起这样一种可能性的时候,他已经告别圣杯战争数年之久了。他在那场战争中空手而归,却收获得比之前的19年都多。在认识伊斯坎达尔的第11天,韦伯目送了征服王最后的征途。

该用怎样的词汇去形容那样一段路呢?壮烈?大气?热血沸腾?

——荣耀!

这应该是最适合征服王的词汇了。不管是作为人类还是作为英灵,这个词都与他的王霸之道无比相衬。

与之形成不可弥补的对比的,是徘徊在原地的小丑一般的自己。这样的自己,胆怯又弱小的自己,无法与身边这个无畏的Servant相称。在经历了十天的战火之后,他已经找不到继续站在Rider身边、与他面对同样战场的理由了。

如果不能为伊斯坎达尔开辟的荣光的征服之路增色,至少也不要给那条路抹黑吧。

韦伯是这样想的,带着愧疚与祝福,缓缓地举起了右手。

“Rider,我的Servant,我韦伯·维尔维特以令咒发出号令:”

——Rider,我的Servant,我知道自己不是能与你相衬的Master。

“你一定要取得最后的胜利。”

——你的征服之路不应该为我这样的看客停步。

“再次以令咒发出号令:Rider,你一定要夺取圣杯。”

——实现你的愿望吧,这场战争,我的收获在别处。

“最后,我以令咒发出号令:Rider,你一定要夺取全世界。不允许失败。”

——但无论如何,请指给我通往Oceanus的路。

一口气用掉了全部的令咒,而且每一个都用在了没有实际意义的狂想上,却是韦伯做过的最自豪的一件事。正是因为清楚自己与伊斯坎达尔之间的差距,韦伯才能如此轻松痛快地做出决定。这是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真正以Master的身份站在圣杯战争的战场上。令咒在大多数时候意味着强迫,但在韦伯手里,每一枚令咒都是一份助推剂,他不曾强迫他的Servant做什么。他选择了用自己的方式回应Rider给予自己的一切。

——若无法与你比肩而立,至少让我把束缚着你的那重枷锁解开。

——这样一来,我就不再是你的Master了。

——你自由了,Rider,去你想去的地方吧,去你要去的地方吧。

——我不想也不会再成为你的累赘了。

韦伯面无怯色地直视着他的Servant。向征服了那个时代所认知的全部世界的征服王下达夺取全世界不允许失败的命令,这是韦伯·维尔维特身为Master最后的也是仅有的荣耀。他无法为Rider做更多,他只想和自己的Servant面对同样的战场,赢得同样的胜利——哪怕只能远远地站在对方的身后。

 

Rider的回答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管你是不是Master,你都是余的朋友,这点不会改变。

——出征吧,小子!这是最后一段路了。

——这场大战的最高潮,怎么能没有你的见证呢!

布塞弗勒斯哒哒的蹄声回荡在冬木凄冷肃静的街道上,不是因为坚实的路,而是因为凝固的空气被这匹战驹散发着斗气的蹄子踏碎。伊斯坎达尔的战马不只布塞弗勒斯,但每每有重要的战役,他必然会让人将布塞弗勒斯牵出来。这匹战驹已经陪伴着伊斯坎达尔走过了几乎全部举足轻重的大战,也必将会陪伴他征服世界的尽头。

若是自己也有这样的资格该有多好啊。

马背上的韦伯这样想着,但所有的请求和希冀都只是他心里沉默的无法言说的期待。他只敢臆想着这一刻的到来,不敢想象这样的白日梦真的实现。

——“我能以臣下的身份,与您一起前去世界的尽头,亲眼见证Oceanus的存在吗?”

如果这样的请求都能实现,那还有什么是不能实现的?

大洋之河如今已经超脱了“梦境”,成为映在了韦伯脑海中的景象,一如那片无垠的波澜带着无尽的涛声回响在伊斯坎达尔的胸中,他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器量将那条无限大的河流装进胸怀。想要去亲眼见证,想要去亲自行走,想要去亲耳倾听,如梦中的人们,与王一起站在大洋之河的河滩上。

没有令咒不代表他和伊斯坎达尔失去了一切羁绊。

至少Oceanus会成为他们梦中共同的终点。

 

“这么说来,有件重要的事情还没问过你呢。”

原来已经是最后一刻了吗?虽然有些遗憾,但征服王决定把这件事提前完成。

“……哎?”

年轻的魔术师有些紧张,声线颤抖。

“韦伯·维尔维特,你愿以臣下的身份为余所用吗?”

伊斯坎达尔认真地问。这是他最后的要求,他要做的最后一件事。

自豪的泪水爬上了韦伯苍白的脸,他将这段誓言以生命的名义刻入灵魂。

 

——“您才是我的王。”

——“我发誓为您而用,为您而终。”

——“请您务必指引我前行,让我看到相同的梦境。”


=================

[1] 【大洋之河】Oceanus的本意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十二提坦之一、大洋河之神俄刻阿诺斯。在古希腊人眼里,世界被一条无尽的大河所包围,这条大河融汇了世界上所有的海域,即是所谓的大洋河(世界洋)。因此,俄刻阿诺斯也被视为世界海的海神。

[2] 原句引自英文维基百科“Oceanus”词条,中文为笔者自行翻译。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