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FZ/帝韦伯·帝二世】【Heaven】 10 About:Eternal Journey

大帝本《Βασιλιάς(王)》

CP:帝韦伯=帝二世

创作时间:2012/02/15 – 2012/05/13


目录及说明:

连载页面:

非考据,注释见文末。


》》 10 AboutEternal Journey

        10 关于:无尽之旅

 

    我试图去回答,可我们的语言却已迷失和忘却。

    I tried to answer, but our language had been lost and forgotten.

                        ——《园丁集》,泰戈尔

 

“赫菲斯提安,为何这里的夕阳不落下去呢?”伊斯坎达尔问他沉默的同伴,“为何挚友你既不发问也不回答?”

他的朋友依然沉默着,盘腿坐在地上,自斟自饮。赫菲斯提安并不是那种时常让他讨个无趣的人,这样的寂静也不是正常的状况。伊斯坎达尔皱起眉头,寻思着关于这个空间或者说这个世界的一切可能性。

现在究竟是梦还是真实?

此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这里跟他所熟知的那个世界到底有什么联系?

伊斯坎达尔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反正无论是时间的沙漏还是空间的气流,都僵在原地毫无变化。身体感觉不到长时间维持同一姿势的疲惫和麻木,无论他在这里坐多久,恐怕时间也只是维持在这夕阳即将西下的那一刻,毫秒未变。

所有人都被停滞的时间挽留在城外的某处了吗?

征服王猜测着,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酒倒是味道一如既往啊。”

马其顿的王者长舒一口气,他记不起梦里遇见的对手们的名字和长相,但梦中饮用过的葡萄酒和巴比伦佳酿的味道他并没有忘记。他现在饮下的酒的味道更让他感到安心,不过倘若是为了梦中饮过的美酒,他也不介意再次召集人马,征服新的国度。

 

“赫菲斯提安。”伊斯坎达尔自言自语般地对身边的挚友说,“在余梦中的征战里,你们依然在余麾下,你们依然跟随着余前往东方——和那位少年人一起。”

他听见他的朋友放下酒碗。

“虽然余记不清那位少年人的名字,”伊斯坎达尔惋惜却又坚定地说着,“但余知道他一定会来到这里,站在余的面前。”

赫菲斯提安一定知道一切的真相,所以只要他不纠正,那么自己的想法就是正确的;又或者,赫菲斯提安只是如自己所愿,沉默地支持着自己的天马行空。不管是两种可能中的哪种,都意味着这个空间一直在随着伊斯坎达尔的思维构筑、变化和崩塌,这个空间反映出的一切都是伊斯坎达尔所希望的。

伊斯坎达尔察觉到了,关于这个世界的真相。他不在巴比伦城中,这里也不是尼布甲尼撒二世曾居住过的宫殿,这里只是一个不曾有人来到过的空间——是的,这是他伊斯坎达尔临死前最后的臆想,不料却成了现实。

正因为曾经亲身经历,所以回想起来时才觉得一切都如此熟悉。之前被他认为是梦的全部都不是梦——赫菲斯提安死去了,他自己也死去了,他到过那个陌生的世界,被某人称呼为Rider。一切都是真实的,只是他记不起来,但转念一想,假若现在的自己只是存在于死前的臆想之中,那么方才结束的那个无比逼真的梦境是否实际上也只是由这个臆想所创造出来的虚无呢?况且这些猜想无法解释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里的时间为何不行走?

伊斯坎达尔曾以为这里的时间已经凝固了,不会再发生任何变动,但不时拂面而来的风又让他觉察到关于这个世界的特殊之处。从醒来之后的某一刻开始,每隔一段大致等长的时间,就会有新的风流进这里,空中的云稍微飘动了些许,但很快又停滞。尽管只是很微弱地气流,但新的充满活力的空气悄悄将未知远方的气息送入鼻腔时,伊斯坎达尔还是马上就知道那不是诞生于这个空间的东西。

一定有什么在联系着这里和另外的世界。

原来不是时光卡在了这一刻,而是因为缺少了什么东西而无法向前吗?

既然如此,什么东西可以绊住时光的脚步呢?

伊斯坎达尔既好奇又惊讶:好奇能让时光止步的东西,惊讶自己似乎知道那是何物。

必然是与那个梦有关的,或许是梦的终点,或许是梦里的谁。

 

“所以,余在想,”伊斯坎达尔把酒碗搁在酒壶边上,“等梦里的少年觐见余时,说不定余想知道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如果来自外空间的风能进入这里,那就一定会存在两个世界或者是几个世界交结的裂缝。伊斯坎达尔本想自己前去找到那个裂缝,继续征服世界和征服世界之外的世界的征途,但他没有,一方面是因为自己的时间始终停在了某一刻,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想知道那位少年能不能如自己所愿来到这里——穿过时间与空间的交叉点,穿越世界的尽头,来到这里,来到这位征服世界又创造世界的王者面前。

这是一段足够漫长的旅程,每次新空气来到身边,伊斯坎达尔就喝一碗酒,现在数来,十几碗已经下肚了。虽然酒壶一直不见底,但,接下来还有多少碗酒要喝呢?不过这里也有足够漫长的时间用来等待,也有足够安静的周遭用来思考。带着新鲜气息的季风总会如约而至,也总是擦肩而过。这段无尽旅程的终点究竟是哪里,季风是始终徘徊在空间之外还是会从裂缝里进来,征服王期待着答案。

“如果季风的终点是这里,那么余的新的征途的起点也会是这里。”

“如果少年的终点是这里,那么所有的梦境的终点也会是这里。”

伊斯坎达尔这样相信。

——余乃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来吧少年人,让梦境结束吧!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