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Cellophane 玻璃纸】01 Firefly

本来想等农历七月初一再发的,但是想想,七月第一篇日志是夜伊,干脆善始善终吧。毕竟“不发出来就会一直在改而不开始下一章”这个强迫症根本治不好_(:з」∠)_

※ 农历七月应援,短篇。

※ 话唠·文艺·OOC·逻辑死之处请见谅_(:з」∠)_

※ 只是想写个安宁而又温暖人心的故事。

※ 题解放在最后一章的文末。

※ Cellophane:赛璐玢,玻璃纸的一种,主要用于包装。包裹花束或是装糖果、曲奇饼的那种薄且透明的薄膜就是赛璐玢。灵感源自吾爱Nuit de Cellophane(玻璃纸之夜),透明的玻璃纸包裹着一簇白花置于皎洁的月光之下。


》》01 Firefly 萤火虫

 

狗朗最初注意到异样,是因为村子里出现萤火虫的时间比城里晚了整整两个月。它们不在附近逗留,而是成群结队地飞向了不远处的一座山。

三轮一言从来不让狗朗接近那座山。

“小黑,那座山上有异邦妖物留下的小路。”三轮一言语重心长地抚摸着狗朗的头。“真有那种东西吗,一言大人?”年幼的狗朗半信半疑地看着师父。“小黑之前也问过‘为什么这里的萤火虫都往山的那边飞’,对吧?”三轮一言蹲下来,让视线与瘦小的弟子齐平,“因为啊——”

传闻这一带原本是没有萤火虫的。说是曾有异邦的妖物为了走捷径,用月光将月面和湖面连接了起来。一个中秋之夜,为了捡拾遗落的物品,路过的少女跃入湖中,结果被带到了月亮上。那是一条有去无回的单行道,少女找不到重归湖中的办法。来找她的少年看见了湖中月轮上少女的身影,伸手想抓住她,却只能碰到湖水。万般尝试无果之后,少年化作流萤盘旋于湖上,寻觅着通往月亮的道路。月缺之后,筋疲力尽的流萤沉眠于周围山林之中,等到来年仲秋才再次苏醒,前往湖边继续找寻,年复一年,直至今日。

“——在那之后,人们为了避免后来者重蹈覆辙,便在山上种满了树,让这个小小的湖泊隐身于森林之中了。”

那不过是一个用来告诫孩子们不要随意接近水泽湖泊的安全教育故事。

十年前的狗朗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因为这是他信赖和景仰的师父三轮一言讲述的。现在的狗朗当然不再相信这种传说,在大着胆子偷偷上山之后,他找到了被树木所掩藏的路,数次来到湖边。

这一汪自泉眼而来的湖水的确非常怪异。它既不大也不深,却和深水湖一样有着纯澈的、看不见底的蓝色。从岸边看的话,湖泊静如一抔死水,倒映其中的人影清晰得仿佛镜中印象,全然不受昼夜晴雨的干扰。可若是潜入水中,视野又与潜入村口的那条清澈溪流中时并无二致。阳光可以沉到水底,天空隔水可见,缓缓流动的活水非常干净,没有水生植物,也没有鱼螺虾蟹。

现在唯一没有确定的就是萤火虫是不是真的奔着这个湖泊而来。为了验证这一点,狗朗早早就守在障子边,等着成群的萤火飞向山头的那一刻。今年恰好是在中秋节当天,流萤也果不其然将他带到了湖边。

月华如轻纱覆在这林间草地上,萤光点点飞舞在皎白的蟾光中,彷如列星游走在银河上。夜幕下湖水呈现出静谧的墨蓝色,一轮明月在水面上微微荡漾,萤火虫的倒影穿梭在水中星影之间,给这份安宁增添了一些动态。狗朗一边暗自惊叹,一边轻手轻脚地走过来,在流萤纷飞的湖畔席地而坐。萤火虫没有因为他的到来而逃散,依然兀自地徘徊在湖上,甚至有几点不畏人的冷光落到了狗朗的肩头。

小生灵的亲近让狗朗鼓起勇气抬起手,他想看看会不会有更大胆的小家伙落到自己的指尖上。确实有几只在他的指尖轻触又离开,有一只非常不幸地撞上了他的指甲,然后掉进了水里。

“糟糕!”

狗朗急忙起来,倾身想把它捞出,却愕然地发现自己伸手的倒影变成了陌生人双手捧起东西的身姿,自己的指尖几乎要碰到对方的手背了。水中的银发少年有着琥珀色的眼睛,白衬衫风扣未系的领口上随意地绑着红色的缎带,一重朦胧的银白色光晕从他的发梢绵延到膝盖,与其说是沐着月光,不如说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年温柔地看着掌心,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下次要小心点啊。”

陌生的声音一字不落地传到了狗朗的耳朵里。狗朗惊讶地环顾了四周,然而这里只有他一个人。他甩了甩头,又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了一番之后再次探出了身子。水中的依然是少年微笑着的面影。

这一次少年察觉到了异样,诧异地睁大了眼睛。

“……晚上好?”他试探着打了个招呼。

“你好?”狗朗略显困惑地回了一声。

“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少年问道。

“可以。”狗朗回答道,“你不是也能听到我说话吗?”

“啊,那倒是。”少年再一次露出了笑脸,“你也是来看萤火虫的吗?”

被他这么一提醒,狗朗猛地想起来方才落水的萤火虫已经不见踪迹。

“刚才有一只掉进水里了!”

“没事没事,”看着狗朗慌乱的样子,少年优哉游哉地叫住了他,“它在我这里。”

狗朗顺着少年的目光看去,一点萤光缓缓地从少年的掌中飞起,在少年身边盘桓了一会儿后就渐行渐远,消失在倒映的星光里。少年这才转过身来重新面对着狗朗,笑盈盈地向他解释道:“每年都会有几个粗心的小家伙跑到我这边来,所以每到这个季节,我都会来这里蹲等它们,免得它们被困在水里。”

狗朗满腹疑团地观察着水中景象。萤火和夜空依然倒映在湖里,自己的影子却怎么也找不到了。此时的湖面似乎变成了一个荧幕,播映着另一个世界的画面。他那一脸严肃、眉头紧锁的样子让湖里的少年也变得局促不安,他向狗朗摆了摆手,试着缓和气氛。

“那个,我知道这个湖很奇怪,但我不是什么坏人。”

“你住在这个湖里吗?”狗朗回应了他。

“与其说住在这里,不如说是被困在这里了。”少年羞涩地挠了挠头,“我没法离开这个湖,所以……”

之后的话语被湖中的波澜打断了。狗朗把手插进了水里,寒意马上就攀上了肌肤,可无论他怎么搅动和抓取,能触摸到的都只有指间的流水秋凉。飞临湖面的萤火虫被激起的涟漪吓走了,湖中少年的身姿被波纹打散,水中明月也碎如一簇纷落的昙花。

“哇!快住手!”少年喊道。

“刚才萤火虫不是到你那边去了吗?”狗朗停下来,看着慢慢复原的少年的面容,“是要触发什么奇怪的机关才行吗?”

“你是人类吧?人类是不行的啦!”少年的脸都快凑到湖面上了。

“人类不行吗?”狗朗收回手,水珠滴落到近旁的水面,带起了浅浅的褶皱,“那你怎么会在那边?”

“因为我不是人类嘛。”少年露出了一个蹙着眉的笑脸,“我来找我的姐姐,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被关在这里了。”

这个回答让狗朗想起了什么。

“你是‘萤’吗?”他看着水里那个尴尬的笑脸,一本正经地问道。

“不是,我叫社。”少年摇摇头,“你在找名叫‘萤’的人吗?”

“‘萤’不是人的名字,而是这边村子里传说的一种精灵。”狗朗抬头,看着纷飞依旧的萤火虫,“据说有个少年为了寻找消失在湖里的少女而幻化成了萤火虫,每逢中秋就盘旋于此。”

“居然还有这样的故事吗?听起来跟我一样不走运呢。”社说着看向了水面的流萤,“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夜刀神狗朗。”狗朗很干脆地告诉了他,“你刚刚是说,你的名字叫‘社’?”

“是的,叫我‘小白’就好。”

“你就自己一个人吗?”

“以前有个叫Neko的孩子跟我在一起,不过我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了,大概是出去旅行了吧。”社的神色变得落寞起来,“小黑你为什么要一个人来这里呢?”

“这座山是村里的禁地,我瞒着其他人过来的。”狗朗的语气平静而无奈,“还有,我叫‘狗朗’。”

“难得认识你,别那么见外嘛,小黑。”在月光的照耀下,社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和着水波泛起了清莹的光,“说不定下次你就看不见我了。”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