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FZ/帝韦伯·帝二世】【Heaven】 12 About:the Finality【Fin.】

大帝本《Βασιλιάς(王)》

CP:帝韦伯=帝二世

创作时间:2012/02/15 – 2012/05/13


连载页面:

非考据,注释见文末。


》》 12 About:the Finality

        12 关于:梦之终焉

 

    我与你道别,或许只是为了再回到你身边。

    It's likely that I take my leave only to come to you again.

                        ——《园丁集》,泰戈尔

 

“太阳……快落下去了呢。”

久久沉默的赫菲斯提安终于开了口。

伊斯坎达尔抬头看了看原本停滞的夕阳,发现确实如此。昏星也出现在了绛红的云翳之间,时隐时现。

看来时间恢复了啊……是因为缺失的那个齿轮恢复原位了吗?他暗自想着,马上有产生了新的疑问——齿轮是什么东西?在梦里出现过吗?又或者并不是缺少了某个齿轮,而只是有楔子卡在里面了?

城墙与草地都被晚霞罩上了金红的颜色,伊斯坎达尔起身,出神地凝视着远处的城墙,全然不知另一边的宫殿里出现了茫然的身影。尽管轻到无法被回声所重复,但赫菲斯提安还是觉察到了来者的脚步声,他转身,看见身穿红色长外套、身背蓝色双肩包的访客从门洞的漆黑中走出来,带着来自遥远彼方的气息。

这位访客诧异地四望着宫殿的墙壁与装饰,却没有去触碰它们。

赫菲斯提安并不惊讶于来者,礼貌而肯定地发问——

“请问,来者何人?”

这一问惊动了思考中的王,也让来访者顿住了脚步。

伊斯坎达尔回身,默然地打量着站在阶梯某一级上的客人,墨绿的长发披在肩上,让他的身板显得更瘦削了。来者接触到了王的目光,知道王并没有不满于自己的到来,于是干脆无视了赫菲斯提安的注视,径自走下台阶,步伐中的迫切显而易见。伊斯坎达尔以为他会这样半走半跑地冲过来,但他却在台阶下停住了,激动之余透着落寞的神色。

“请问,来者何人?”赫菲斯提安见没有答复,又问了一遍,并且举步想要过去。

——却被拦住了。

伊斯坎达尔只是看着这位不速之客,莫名的熟悉感便顷刻间满溢。他也从那张苍白的脸上看出对方并非拒绝回答,而是太过惊讶了。

“Rider……”

神色愕然的来者翕动嘴唇,抖落了这个他曾在梦中听闻的名字。但是来者似乎很快觉察到什么,红着脸慌乱了几秒,然后长舒了一口气,正色面对着王。

“吾王伊斯坎达尔,臣下如约而来,请您……”

伊斯坎达尔用爽朗的笑声打断了他的话。

“虽然余不知晓你的名姓,但余的麾下能多一位友人,余很高兴。”

王认真地说着,带着那火焰般耀眼灿烂的笑容,伤感却攀上了心头,一如梦醒的时候。长发的客人没有答话,默默地看着王,他脸上那失落的神色带着早已知道结果的觉悟。赫菲斯提安看了看他们的访客,又看了看伊斯坎达尔,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三个人陷入了沉默。时间的沙漏似乎又被堵上了,云朵停滞在空中,夕阳卡在了地平线上,只有风扰动树叶的“沙沙”声响暗示空间依然是活动的。

“余失去过你。”王突然说,“但余知道,你一定会找到这里。”

来者看见赫菲斯提安的脸上浮起了微笑。

“赫菲斯提安,挚友,”没有留出回答的时间,王突然向好友发问,“告诉余,这是梦的延续吗?”

“这或许是世界的延续。”赫菲斯提安回答,“世界回应了你的希冀。”

“余乃征服王伊斯坎达尔,梦中来的朋友,”得到回答的伊斯坎达尔凝视着访客墨绿色的眸子,“请再一次告诉余你的名姓,让梦境结束吧。”

“我叫韦伯·维尔维特。”回答的人站直了身子,坚定地清晰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暮色披上了他的肩,夕阳最后的光描摹着他的身形。

“韦伯……维尔维特……嗯。”伊斯坎达尔摸着下巴,重复了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把钥匙将锁打开,接着,有一扇门被推开了,卡在齿轮里的最后一个楔子被取下来,旧时光的残片随着流动的空气涌进脑中。只是模糊的吉光片羽,看不清细节也看不清全部,唯有熟悉的情感带着尖锐的线条醒目地刻印在心里。

熟悉的情感、空白的记忆、虚化的印象,三者结合在一起,揉成了陌生的令人心慌的颜色,铺陈在征服王的心里,这便是他梦醒时的感受,他因此犹豫这样的梦境会不会也是臆想出来的虚无。突然出现的人不经意间念出了梦里的台词,他开始寻思那个梦的真实性,但直到这个名字和这个从梦中走出来的人重叠在了一起,他才确定自己猜测的一切。

现在,即便找不回完整的记忆,伊斯坎达尔也理解了这个闯入自己的臆想的人是谁。他不知道的是,转动的齿轮同时也终结了另一个梦境。一次一次地故地重游终于让韦伯在睡梦中触碰到了时间与空间的交叉点,于是他醒来,追寻着梦境的残余离开了人群,独自来到了这个了无人烟的城市。他重启了这个臆想空间的时间,流动的时间离开了原本的空间,去寻觅与下一个空间交叉的机会。

“韦伯啊……”

伊斯坎达尔又念叨了一遍,咀嚼着其中怀念的一切。

韦伯看着王惊异却又怀念的表情,不由自主地向王走去。迈开的脚步牵起了风,金红的余晖带着韦伯墨绿的发梢和鲜红的衣角飘散开去,掉落的闪光的碎片好似染料的液滴落入了清澈的水池里,很快便溶解得不见踪迹。新生的风剥蚀了韦伯的身形与容貌,仿如旧时间的残余吞噬了旧空间的灰烬,他在靠近,却在变小。

 

风带着沙漠干燥的味道,脸上的泪水却无法干透。这样的几步路程竟然如此的漫长。

终点,又或者是起点,伊斯坎达尔静静地站在树下,向他伸手。

赫菲斯提安,以及随风走进新生空间的Ionian Hetairoi的诸位,在静静地看着他们。

曾经,王的背影指引着少年,少年用生命呼应着王的肯定。

他们不曾向彼此告别,只是多走了一段独行的路。

 

现在,让这段孤独的旅程结束吧。

 

19岁的韦伯·维尔维特抓住了王粗糙的温暖的大手。

 

——“我来了,吾王,我如约而来。”

——“为了……看见那个相同的、关于大洋之河的梦境。”

 

——“哟,你追上来了啊,小子。”

——“那么,出发去做下一场千秋大梦吧!”

 

已经不需要相同的梦境了。

重叠的梦境让他们在交错的世界里找回了彼此。

跨过世界的尽头,穿过时间的终点,怀抱着同样的执着与期待,见证梦的终焉——在未知的新的土地上。

重逢之处没有大洋之河,没关系,只要回到了王的麾下,终有一天,一定会看见那片无尽的水域。

 

——“等,等一下!让我把话说完啊,笨蛋!”

——“你说。”

——“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Rider!”

——“嗬哈哈哈哈,别说得像告别一样啊,小子!”

——“哈啊?!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哦哦你不满意?那余就用夺取全世界作为回答如何?绝不失败哟!”

 

失去了共同的过往,那就放手吧。

还有共同的未来。

还有新的回忆。

还有,你我。

 

——“小子,你愿意跟着余去征服世界吗?”

 

〖 -Fin.- 〗


本文至此完结,谢谢诸位看官光临,也谢谢官方爸爸没有打我脸_(:з」∠)_

再次提醒本文是2012年的……

下个帝韦伯坑再见!ヾ( ̄▽ ̄)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