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Cellophane 玻璃纸】04 Echo

错漏字已修正。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给我寄刀片和《危情十日》!!

※ 农历七月应援,短篇。

※ 话唠·文艺·OOC·逻辑死之处请见谅_(:з」∠)_

※ 只是想写个安宁而又温暖人心的故事。

※ 标题说明见第一章,题解会写在最后一章的文末。


》》04 Echo 回声

 

月光笼罩在粼粼碧波上,倒影中的草叶在微风里轻轻摆动,夏末秋初的虫鸣声与风穿过林海的涛声交替响起,山中夜色被衬得更加静寂了。狗朗颓然地坐在这一侧的岸边,遥望着湖里的天幕。深深的失落感占据了他的思绪,虽然看不见社的身影,但他此刻仍有一种社就在身旁的感觉。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我能感觉到你在这里,你暂且先听我说吧,小白。”

思考良久之后,狗朗决定把想说的说出来。

“即使看不见你,我也会每天都过来陪你的。”

“我过来的时候会叫你一声,你要是在的话,就和刚才那样给我一些回应,或者把你的东西放在我能看见的地方。”

“这次旅行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会慢慢讲给你听的。”

“至于给你准备的手信,暂且卖个关子吧,中秋节那天你记得收就行。”

“你应该会一直在这里吧?”

狗朗的目光从湖中的夜空转到了前方幽暗的林子。

“但我……大概再也没法看见你了。”

“不会的啦!”

熟悉的声音有如云开时的月明,轻柔地点亮了眼前的湖景。狗朗条件反射地倾出身子看向湖面,浑身湿透的银发少年正笑意缱绻地看着他,眼中泛着琥珀色的波澜。银白色的光晕从他的发梢绵延到膝盖,一如他们初见的时候。

“晚上好,小黑!”

堵在咽喉的巨石顿时被搬开了,狗朗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跑到哪里去了,小白!”他用颤抖而沙哑的声音抱怨道。

“抱歉,吓到你了。”社一边说着,一边擦干了眼角的水迹,“我一直在你身边,哪儿也没去。”

“你在我身边?”狗朗诧异地重复了一遍。

“嗯,一直都在,挨着你坐着。”社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刚才在湖里回应我的是……?”狗朗看向了社身后的红伞。

“伞是被刚刚那阵大风吹动的。”社说着举起了手里那片挂着水珠的叶子,“波纹是因为它被吹进水里了,我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它沉下来,可是小黑你那边是看不到掉进我这边的湖里的东西的。”

“你是说,‘回去’?你刚刚……离开湖了?”狗朗愕然地看着他,“你不是说自己被困在湖里了吗?”

“和中秋节一样,一年一次的机会。当中元节的满月倒映在湖面的时候,我可以穿过水面,到你的世界里做短暂的停留。”社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块毯子来,把自己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不过也是有限制的啦,我不能带东西过去,而且必须在这一天结束之前回到湖里,否则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狗朗惊讶的表情里多了一分疑惑。

“Neko是这么说的,我不敢冒险。”社心虚地挪开了目光。

他无法告诉狗朗自己目睹了别人在将要触碰到水面的瞬间粉身碎骨的恐怖场景。那是他掉进湖中世界的第二年,Neko带着他过去,又带着他及时赶了回来。他被那一幕吓坏了,有好一阵子躲在神社里不见天日,直到Neko带回一朵白色山茶,他才再次露出了笑脸。

“这些事情你应该提前说一声吧,小白!”狗朗的愠怒把平静的水面都震出了波澜。

“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在意!”社还是第一次看见狗朗生气的样子,吓得他赶紧两手一拍低头道歉。毯子从身上滑下来,掉到了身后的草地上。

狗朗当然也发现了他在悄悄抬起眼睛看自己的反应。

“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我,我就既往不咎。”狗朗决定不再吓唬他,“比方说,我刚才为什么看不见你。”

“那是因为小黑你没有‘看见’非人之物的能力啊。”社松了口气,淡然地一笑。

“怎么会呢,”狗朗感到难以置信,“至今为止我不是都……”

“你我能像现在这样对话,是因为有这个湖作为‘媒介’,所以一旦我离开了它,你就无法察觉到我的存在了。”社笑得温暖而坦然,“我依然可以看见你、听到你的声音,但我不能触摸到你那边的人和物。譬如刚才我一直都紧挨着你坐着,却始终无法靠在你身上。”

狗朗的心像是被冰凌刺了一下。

他原以为自己和社只有一层水面的距离,纵使无法跨越,也终究会有一根牢固红线将他们连在了一起。隔水相望也很好,他对此心满意足。然而事实却是:没有媒介的话,他们之间空空如也。社能看见他眼里的世界,但他无法看见社眸中的风景,情谊并不会改变“不可触及”这一现实,他们永远不能在同一个世界里直面彼此。

“我没想到小黑你会这么快就过来找我。”

社拣起毯子,再次把自己裹了起来,白色毛毯的阴影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狗朗抿起嘴,安静地等他把话喃喃说完。

“为了积蓄在你的世界里走动的气力,我昨天睡了一天,凌晨回来的时候发现你的领带系在了竹子上,我知道你来过了。”

“我喜欢你的世界,但我不属于那里,所以每次‘远足’回来我还要再睡上一天。”

“我听说中元节的时候人类基本不会外出,因此我预估你明天早上才会过来,到那时我已经睡着了。”

“为了避免你在这里干等和担心,我必须告诉你‘我还在这里,我收到了你的信息’。我早就记不清字应该怎么写了,于是就把Neko带给我的那朵花系在了竹子上。”

“当然啦,我记忆力不好,所以不敢走远,只会在附近的林子里溜达。”

“说实话,散步回来看见你坐在湖边,我也吓了一跳呢。”

“虽然小黑很强大,但你毕竟是人类啊,这种魑魅魍魉大行其道的日子就不要出门了,不安全。”

“这种事情我不在乎。”狗朗突然回话了,“你明明可以回到湖里跟我说一声的吧,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我无论如何都想在你身边待一会儿。”社低下头,攥紧毯子的手在颤抖,“但我太弱小了,没有多余的力气做第二次穿越。”他用颤抖得让狗朗不安的声音再次致歉,“对不起,小黑,我做了自私的事情。”

“明年我会早点过来的,你想待多久都行。”狗朗也察觉到了社声音里逐渐透出的疲惫,“你现在赶紧回去换件衣服睡一觉吧。”

“没关系的,”社挤出笑脸,“能看见小黑坦率的一面,累一点也值了。”

狗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强忍着泪水对着湖面大喊大叫的样子已经被社看光了。

“那只是不知所措导致的失态而已!”他辩解道。

水中的银发少年只是浅浅地笑着,没有说破也没有反驳。洁白的毯子动了动,狗朗看出来覆在毯子下的人抱紧了手臂蜷起了身子,他刚想询问对方是不是觉得冷,却被社脸上滑下的泪珠打住了。

“哪里难受吗,小白?”狗朗追问道。

“在Neko离开之后,我还是第一次这样被人呼唤。”社答非所问,“形单影只,啊不,连倒影都没有的我,好像突然间又有了在等我回来的家人一样。”

社依然是笑着的,那个温柔的笑容让狗朗心如刀割。可不管是拭去泪水还是轻拍肩膀,他都做不到,狗朗只能徒然地对水面伸出手,然后把握紧的拳头收回来。

夜刀神狗朗看见的湖泊和其他人的不一样,但至少里面还有自己或者社的身姿,而社看见的湖泊只会映出另一个世界的某个空无一人的角落。好奇心能使人们暂且对这个湖拥有兴趣,但长久以往,恐惧必然会占据上风,因为对那一边的居民们来说,这个湖实在是太孤独了——孤独得连自己的影子都照不出来。站在湖边对他们来说大概都是一种折磨,更别说天天坐在那里了。

可社却对此甘之若饴。

“你知道吗,小黑,”社的声音因哽咽而变得失真,“你叫我的时候,我一直在你身边回答你:‘我在这里!’”

“抱歉,小白,我……”话刚起头,狗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黑你又没做错什么,不需要道歉啊。”轻飘飘的语调被鼻音包裹着,社对着狗朗露出了真挚的笑容,“能够这样靠近你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我会帮你找到离开湖的方法的,小白,”狗朗认真地看着湖中的笑脸,“那样你就可以留在你想待的地方了。”

“可是对我来说,‘失去跟你的联系’是比‘被困在湖里’更可怕的事情啊。”社的想法却跟他的大相径庭,“我已经失去了与姐姐和Neko的联系,再失去你的话,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