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K/夜伊/番外】【Cellophane 玻璃纸】Finis

Finis:the end; finish: used at the end of books, films, etc. (书或电影中的)结局——柯林斯英汉双解词典

※ 手机现码,请不要在意格式。
※ 突发奇想,失眠产物,意识流请注意。
※ 说不定哪天就删了。


【Finis】

这幅画挂了真久啊,明明跟和室格格不入。
“你知道它?”
当然知道啊,我看着你画的。快六十年了吧?
“差不多了,光油还是威兹曼教授帮忙上的。”
对称构图,渐变底色,整体感觉⋯⋯比较少见。
“我是个外行,你直说难看即可。”
你这么画肯定是有意义的,所以我不会做出那种评价。
“说起来你也从没问过这幅画的事情呢,小白。”
你也从不跟其他人说,我想这应该是某种禁忌,所以才没有问。可以问吗?
“可以。”
上面这块黑影是什么?
“我喜欢的那个人的影子。”
诶?那“他”心口的这块白斑呢?
“那是我在他坟前献上的一朵白山茶。”
哦,原来我长这样啊。
“你自己不知道吗?”
不知道啊,镜子和湖水都映不出我的倒影,阳光也描不出我的身形,所以我这几十年来完全不知道自己长成什么样了。没长残吧?
“没有,你底子很好。”
谢谢夸奖!嗯⋯⋯旁边那块黑影应该是你的影子吧,小黑?
“没错。”
那“你”心口的这块白斑呢?
“那是日后他们会在我坟前放下的一朵白山茶。”
你准备葬在哪里呢?
“葬在哪里都无所谓,我知道你在湖边就行。”
不,我在这里。你继承道场之后我就经常过来了,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待在这里的。
“抱歉,得让你一直看着我这副老朽的模样了。”
有什么关系!在我眼里,你始终是那个画中少年。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变啊。”
“不变”是一种优点。如此说来,你画的是水里的“我”和草地上的“你”手牵着手吧?将“我们”的手腕系在一起的,是那时我留在这里的红色缎带?
“没错,这么简单的画面,你居然想了几十年。”
我不知道自己的长相,所以不敢肯定嘛,抱歉啦。
“那么,你现在对这幅画有何看法呢?”
“看见”自己的感觉真好!而且,有种被你求婚了的感觉⋯⋯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这个“请求”还有效吗?
“在你回答之前都是有效的。”
我愿意!
“有生之年能听到你的答复,我也知足了。默默地等了我六十年了,辛苦你了。”
是“陪”,而不是等。小黑的人生里或许看不到我的痕迹,但我的“人生”从那个中秋之夜开始就已经写满你的故事了,我始终是和你在一起的。
“谢谢你,小白。”
把我从湖里拉出来的人是你,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没有你,也就没有我现在的“人生”了。
“好久没和你聊天了。我现在能看见你,是因为这也是个行将苏醒的梦吗?”
大概不是。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离你的世界越来越近了啊。”
我希望小黑你能好起来,继续生存下去。
“以我的年龄,已经不可能了。”
你打算怎么处理这幅画呢?
“本来是要交给威兹曼教授的,现在已经请国常路家接手了,任由他们处置吧。”
不打算继续写吗,那个故事?
“那个故事已经写完了,开始写‘以后’的故事吧。”
我明白了。我们的时间还很长,请小黑你优先珍惜一下“这边”的时光吧。
“顺其自然就好。”
顺其自然的话请好好午睡。
“该不会一觉醒来你就不见了吧?”
我都能把午睡的你吵醒了,你还担心看不见我吗?
“说得也是。”
快闭上眼睛,我给你唱摇篮曲。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突然觉得放在一言大人灵前的那个故事,就此结束也不错呢。

「要是还能再梦见那个萤虫纷飞的夜晚就好了。我叹息着看了一眼月华流照的庭院。」
「梦不到也没关系,以后一起去看吧!梦里的小白如是说。」
(終わり。)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