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记梦20161101

与其说睡得不好,不如说几乎一夜无眠。
仅有的几小时睡眠里堆满了长长的梦,一如既往地忘掉了大部分内容,但仍旧感到疲惫不堪。
今天又一次梦见了爷爷的旧宅,我梦见那里的次数比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可以追溯的最初,我摔倒在楼梯上,离熟悉的绿色铁门不到十级台阶,手里的精装本旧书散了一地,还有一部摔折了的没见过的手机。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梦,也没有意识到那不是我的手机。
爷爷出现在后面的楼梯上,问我怎么摔倒了,有没有受伤。依旧穿着白衬衫和西装裤,但这个身影已然阔别六年多了,“啊,是梦呐”,这样的念头方浮现出来。
我抱着书跟着爷爷走向家门,可是明明近在咫尺的三楼却不见了,我走过了6楼,又走过了2楼和4楼,然后才重新回到了3楼,走进了熟悉的阳台,走过那些熟悉的花花草草。
阳光明媚,秋高气爽,清澈的蓝天和碎蓝的瓷砖相映成趣,这里的每一扇门每一间房都还是记忆中的模样,年复一年的、了无归路的昨日风景。
爷爷的身影不见了,回头看向邻家,却发现变成了长长的回廊,不知几时起我和什么人聊起了电话。我抱怨手机摔坏了,屏碎了一地,告诉对方我在5楼,在501,沿着过道走到底的那间就是。
自己踏进的这家变成了陌生的白色复式公寓,家具全都是珍珠白的,进门的客厅塞满了沙发套装,很拥挤。
再之后我能想起来的,就是我醒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