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昔颜

Copyright © 羽化昔颜 All Rights Reserved. || 终有一天,会与你重逢在旅途之上 || 阅读可戳归档及文题Tag

《不含传说的普鲁士》读书笔记(其一)

absolute zero:

向哈夫纳巨巨低头!【x

因为不是只读这一本,所以速度比较慢,暂时只到第二章。会几章合并起来整合一次。
手机码字就不要在意格式了⋯⋯【喂


“德国的再统一是可以想象的事情,即便它曾经一度显得遥不可及,普鲁士的复国却不一样。普鲁士已经死了,而且死者不能复生。”——《不含传说的普鲁士·导言》


首先,关于为什么勃兰登堡大选侯要在普鲁士称王——因为勃兰登堡的宗主国·原德意志王国·今神圣罗马帝国还没死´_>` 后来拿叔瓦解神罗之后,奥地利、萨克森等就开始称帝称王了。在帝国框架内不行,诸侯们便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境外。
(东)普鲁士不是帝国的领土,脱离了宗主国波兰王国,也不再是德意志教团·(自称)哈布斯堡下属·原地主·条顿骑士团的领地,虽然经常反水,但还是可以用来称王的——于是勃兰登堡大选侯就把所有领地统一到这个可以称王的普鲁士名下了。【勃兰登堡:????!!
这是一个拼凑而非自然形成的国家,为了生存下去,国王的首要任务就是结束手中诸领地名号不一、各自为政、权利相异的“事实分裂”,确立统一的国土和国家机构。由此踏出的第一步必然是“把国土连起来”,即领土扩张。而扩张所需要的,是实在的国力。
大致算来,大选侯起家,老腓特烈立王,士兵王取得国力,“大王”完成一统并跃升强权,一共只用了120多年。再看看西边那个六边形,法兰西岛出现的时候西元纪年还是三位数,国土基本定型只比这边厢早了十几年⋯⋯为了活命,什么潜力都被轰出来了,真是个可怕的国家´_>`
现实情况有如在汽(国)车(家)大赛上,各国选手纷纷亮出了自家的精心制造的座驾,普鲁士选手却拉来了一辆刚刚折腾好的、四个轮胎型号还不一样的拼装车。这辆破车不仅没有输,还抢了不少风头´_>`
原本就没有统一的东西,所以干脆建立统一的准则、制度、纪律、机构来统一管理。只要能在准则框架内达到生存和兴国的目的,其他什么都好说,管你是雨格诺教徒还是斯拉夫人,有用就能留。不是某个民族造就了这个国家,而是这个国家造出了一个民族。
哈夫纳巨巨在第二章的末尾说了一个很关键的事情:普鲁士这个国家就是它自己的目的、理念、戒律、道德和宗教。
这个国家是冷漠的,它只会为了生存而采取行动,并且只为自己效劳,国王与民众都不过是这个国家机器的零件。这个偶然拼凑出来的国家并非借助某一深入人心的理念(宗教)或是某一长期演化而来的族群凝聚力(民族性)成长。基督教在12世纪之后才入侵普鲁士的土地,而这块土地原本就经历了多次人口流动,在宗教和归属感都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对国家的责任感(“责任宗教”)随着国家机器的完善而强势介入了国民的精神层面。
精神层面,嗯。欧洲的情况是,长年以来,基督教是社会道德的顶梁柱。宗教具有道德要求和人文关怀这两种特征(此处不讨论宗教的相关问题),但是“国家”不具备这种特征。如果这个国家规矩又正派,那么“只认责任”会助力国家运作,如果这个国家走向了别的地方,那它就可能在各种意义上都变得很危险了´_>`

下章开始普爷威水史和老爹的冒险故事。

评论

热度(6)

  1. 羽化昔颜absolute zero 转载了此文字